登录 | 注册 | 忘记密码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凤凰教育网
关闭用户登录
  •  
  • 岳阳楼记
  • 作者:徐志耀 来源: 时间:2011-9-29 8:38:25 阅读次 【
  •  如何上好《岳阳楼记》这篇千古名文是每个老师的追求,我本人也多次上过此课,感觉到如果简单地分析字词,强调作者的精神是无法表现出文章巨大的精神价值的。但如何让学生在掌握文章内容的基础上理解文章的精神价值也同样是一个问题。本学期在上这一课时,我采取的方法是选取几个切入点,以此来把握文章内容、描写方法和精神价值。下面我就用几个关键词来概括我分析的角度与内容,希望以此展现《岳阳楼记》背后的精神世界。

     

    一、“异”。

    我认为,范仲淹就是扣住一个“异”字来写洞庭湖。在他的笔下,洞庭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这段描写所表现湖水的宏伟气势在历代文人墨客的笔下反复出现,的确是“前人之述备矣”。然而,范仲淹还写出一层前人没有写出的境界——“朝晖夕阴,气象万千”。表现出了一个景物的变化无常,也就是“异”。正因为变化之“异”,所以洞庭湖才会表现出不同的环境,才会使“迁客骚人”的“览物之情,得无异乎”,景物之异使情感有“异”。

    他笔下的阴雨连绵之时的洞庭湖,狂风肆虐,巨浪翻腾,作者在其中既从正面表现出湖中波涛汹涌的险恶场景,也从侧面对此进行渲染,表现出洞庭湖变幻莫测的景象,令人感觉前途茫然,不知方向。下文“去国怀乡,忧馋畏讥”的议论,也就把怀才不遇,悲愤孤寂的士人形象显现出来了。在悲凉的心情之下,身处永州的柳宗元,在“悄怆幽邃”的心态下,看见清幽的小石塘也会觉得“其境过清,不可久居”,何况满目凄风苦雨呢?这自然令人“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

    而他笔下的晴空万里时的湖面则是风平浪静,文中从白昼、夜晚两个角度来描写洞庭湖,如此一变,让湖中美景令人目不暇接。平静的湖面就是人内心的写照,而人的内心的平静是因为“宠辱偕忘”,忘掉了自身的荣辱进退,寄情于山水之间,才能“其喜洋洋者矣”。此刻的士人,如陶渊明一般“忘怀得失”,寄情山水,独善其身。

    众所周知,范仲淹并非到过洞庭湖,也未登过岳阳楼,此时他的描写主要是根据滕子京送来的《洞庭晚秋图》而想象,也许其中也有他家乡太湖的影子,但实际写得是个人的感触。他笔下的洞庭湖的两种大相径庭的景象,正体现了“朝晖夕阴,气象万千”之“异”。但“异”中有同,都是“迁客骚人”的“览物之情”,都是表现政治失意者的心态。他们或怀才不遇,悲愤孤寂,或忘怀得失,独善其身,只是他们面对个人处境的心态有“异”。这一处境也正是作者与滕子京的处境,也在前人的诗句中反复出现。

    但本文之所以为千古名篇,是因为其不仅表现出了这些“已被前人写尽”的情感,而是作者在其之上又生出一层新的思想境界,表现出超越以往的崇高精神。而要理解这一精神境界,就必须联系到了我所归纳的第二个角度——“忧”。

     

     二、“忧”。

    一个“忧”字贯穿全文。文章开头写作缘由,“谪守”二字已经暗示了滕子京心中之“忧”。而文章中间三节写景,其核心也是表现“迁客骚人”心中之“忧”。此地“南极潇湘,北通巫峡”,正是“巴山楚水凄凉地”,被贬的士人或“满目萧然”,忧心难去,或“宠辱偕忘”,借酒忘忧,在以不同的心态来面对自身处境之“忧”。

    但作者的忧与前文所表现的“忧”截然不同,他用“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来化解个人的忧愁,而用“进亦忧,退亦忧”指出自身的责任,进而提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崇高的理想。此时的“忧”的含义就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它不再是对自身处境的“忧”,而是对国家、对人民的“忧”。个人的得失无足轻重,真正应当放在心头的是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将自身的遭遇放在如此崇高的利益之中,显得何等的渺小?只需与国与民有利,又何必在乎自己的一点荣辱得失。

    滕子京本人此时正处于悲愤孤寂之中,当楼将要完工时,他说:“落其成,待痛饮一场,凭栏大恸十数声而已”,凄凉之情令人神伤。范仲淹此文就是对友人宽慰与激励。他在文章开头赞美滕子京对巴陵的治理“政通人和,百废俱兴”既是对他的褒奖宽慰,也是对他的激励——既然可以在“谪守”之地给一方造福,就可以说实现了自己的政治抱负,又何必自怨自艾。只要心中不忘国家社稷,就无需为自身的怀才不遇而悲伤。文末“微斯人,吾谁与归”与这一段呼应,也表达了作者对滕子京的希望。

    而他所表达的思想,也是中国儒家知识分子最核心的思想价值观。这一价值观上承孔子,在中国历史中延续不断,而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在其中无疑是最杰出的代表作品之一。正如《古文观止》中的评价:“岳阳楼大观,已被前人写尽。先生更不赘述,止将登楼者览物之情,写出“悲喜”二意,只是翻出后文“忧乐”一段正论。以圣贤忧国忧民心地,发而为文章,非先生其孰能之?”

    不过孔子曾叹息:“君子依乎中庸,遁世不见知而不悔,唯圣者能之!”的确,古往今来,真正能如范仲淹一样无论处境如何,都能坚守自己的道德理想的强者又有几人?范仲淹能够在宦海浮沉中牢牢坚守住自己的理想,永不放弃,并以此来激励友人,同样也是本文最闪光之处,也是文中最精华的精神之一。而要真切地体现这一精神,就需要分析我所切入的第三个角度“守”。

     

    三、“守”。

    在文中,“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表现的就是一种坚守的精神,这是一种超越了个人荣辱的坚守。恰似范仲淹笔下的洞庭湖,无论“朝晖夕阴”,风雨晴空,其“衔远山、吞长江”的豁达胸襟和雄浑气魄不会改变。这浩渺的洞庭湖,就是作者宽广心胸的写照。有如此广阔心胸,又怎会看重个人的一点荣辱?只需坚守住为国为民的道德信念,自然可以包容万物,一心为民。

    范仲淹用自己一生的经历实践着这一信念。《宋史》载其一生几度起落,曾经数次进京数次被贬。但无论是要求已执政多年的刘太后交权,还是上百官图揭露宰相吕夷简他的官场党羽,以及在“庆历新政”中上革新十事,他的每一次被贬几乎都与其不惧权贵,为国请命有着直接关系。他不顾家人、友人的劝阻,毅然决然地挑战权贵,所凭的就是一颗敢于坚守的忠心。也是因为他这种坚守理想,决不妥协的个性,使他一生树敌无数,也受到了无数苛责。《宋史》就称他“然更张无渐,规摹阔大,论者以为不可行。及按察使出,多所举劾,人心不悦,自任子之恩薄,磨勘之法密,侥幸者不便,于是谤毁稍行而朋党之论浸闻上矣”,对其绝不宽容的行事作风已有微词。清代思想家王夫之也说:“若其执国柄以总庶务,则好善恶恶之性,不能以纤芥容,而亟议更张;……一皆以其心计之有余,乐用之而不倦。唯其长也,而亟用之,乃使百年安静之天下,人挟怀来以求试,熙、丰、绍圣之纷纭,皆自此而启,曾不如行边静镇之赖以安也。”更将北宋党争之源头归咎于他倔强的个性。

    的确性格过刚是容易树敌过多,不利于和谐发展,但我必须指出一点,就是他的倔强执拗并非出于私心。《宋史》称宋仁宗曾试图调解他与宰相吕夷简的关系,他“顿首谢曰:‘臣乡论盖国家事,于夷简无憾也’”,明确表明他与吕夷简之间并无私人恩怨,他坚守的目的是为了苍生百姓。也正因为如此,当他去世之时,“四方闻者皆为叹息”“羌酋数百人哭之如父,斋三日而去”。尽管他“后天下之乐而乐”,以至去世时家无余财,甚至无法举行丧事,可人民已为他树立了不朽的丰碑,又复何求?

    坚守这份信念,才能面对风云变幻的时局找准自己的位置,坚守这份信念才能甘受这份忧心,为国为民效命,坚守这份信念是范仲淹一生的追求,是本文的精神核心!由多变的景物引发忧国忧民的思索,进而阐述坚守不屈的信念,最终构成了《岳阳楼记》背后的得以屹立千年的精神世界。

     

    南京市银城东苑东侧理工大七号门外南京九中弘光分校

    210014

  • 返回顶部】 【关闭】 【打印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文章
  • 登录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教学研究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 fhedu.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凤凰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网文[2011]0409-024号
网站地址:南京市湖南路1号B座808室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00219
Mail:admin@fhedu.cn 最佳分辨率1024X768 苏ICP备10051783号-1
电话:025-83657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