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忘记密码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凤凰教育网
关闭用户登录
  •  
  • 优点单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1-9-28 15:42:41 阅读次 【
  • 麦子

    洛夏站在梧桐树下,看着树上摇摇欲坠的叶子在秋风里晃呀晃,黄黄绿绿一片惨淡。这时,正好一片叶子从他头顶落下来,打着旋儿摇摆着以一种华丽的方式拥抱死亡。

    洛夏觉得自己就跟这落叶一样,或许还不如这叶子,它总有落叶归根的时刻,而他却在无止境地坠落,不知道何时才会停止。

    不过,他想他到了该停止的时候了。

    洛夏在三个月前成为了一个初三学生,他忽然意识到曾经以为非常遥远的中考就在下一个路口了。于是,他在走上教学楼最高一层的那一刻,瞬间觉得自己苍老了许多,心智上的,精力上的,像一个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的老人。他知道这大概是因为自己成绩本就一般的缘故,对中考充满迷茫,不像那些好学生一样干劲十足信心满满。

    好学生,就是不一样啊。

    就像住在洛夏家楼下的赵依依,比他大一岁的同校学姐,两个人小时候还一起玩过泥巴,可人家一到上学就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逐渐上升到让洛夏仰视甚至都看不见的地步。如今,两个的交情也仅仅是见面时点个头程度了。

    而洛夏妈妈每次骂自己家儿子的时候,都会把赵依依搬出来:“你看人家赵依依……”

    这句话在洛夏进入初三后出现得愈加频繁起来。前些日子期中考试,洛夏又比以前后退了几个名次。也难怪,似乎所有的人都在前进,只有他一个人维持现状,不被挤下去才怪呢。洛夏很清楚自己的情况,所以他听到爸爸妈妈的责骂时真的一点也不觉得冤枉。

    但他们真的很生气,把卷子摊在桌子上,斥责声像暴风骤雨一样袭来:

    洛夏,你一点都没有进入初三的状态你知不知道?

    洛夏,你看看你的同学,你看看赵依依那个时候……

    洛夏,……

    洛夏,……

    洛夏当时一言不发地听着,尽管他也很难过伤心,却也觉得无可辩驳,他甚至想到自己是不是真的在什么地方该有所改变,但那是什么呢?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妈妈的一席话如当头一棒把他打蒙了:

    “真不知道养你这个儿子有什么用?小时候,对你抱那么大希望,现在竟然成了这样。你怎么就跟赵依依差得这么远呢?难道你就成心来毁灭我们希望的吗?”

    洛夏一下子感到心好痛啊!

    爸妈后来又说了些什么,他已经不记得了。但这句话却生了根似的永远留在了他心里,每次想到它,他的心都像刀剜般的痛。他会不时去想:要是没有听见该多好啊!

    洛夏收回视线,低头揉了揉脖子,抬手看了看手表:该去老师办公室了。

    今天上午数学考试,——似乎进入初三以后每周都有考试,洛夏已经麻木了。不过,洛夏想今天上午的这场考试或许自己一辈子也忘不了。

    写着写着,洛夏发现留的草稿纸不够了,便把手伸到身后的书包里找草稿本。摸上来以后,一看,整整齐齐的笔记,完了,拿错了。

    “你干什么呢?给我站起来!”一声严厉的喝斥已经在头顶想起,顿时,全班同学的目光都聚焦在了洛夏身上。

    洛夏愣住了,看着还没来得及合上的笔记本,哆哆嗦嗦地站了起来:“老师,我没有,我是要拿草稿……”

    “你还狡辩!”老师抢过他手里的本子,扬了扬,说,“这是什么?这个时候还作弊,中考怎么办?”

    “老师,我真的没有。我不小心拿错了!”洛夏努力辩解着,可显然已经不起作用了,他看见数学老师面无表情地拿着本子走上了讲台,然后转过身来面对全班,目光却依然停在洛夏身上,说:“我会告诉你们班主任,下午放学到办公室来。”

    洛夏无助地站在座位上,一种绝望的气息似潮水一般向他笼罩过来,瞬间将他淹没。

    洛夏站在初三老师办公室前,看着人们三三两两地从他跟前走过,看着落叶有一片没一片地往地上落。他在想,该怎样跟老师说清楚?老师又会不会相信他这样一个成绩一般的学生?他更担心老师要是不分青红皂白地把这事告诉他家长,他爸妈又会怎样对待他?他甚至都不敢往下想了。

    洛夏最终还是鼓起了勇气,洛夏带着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气概走向办公室。

    “报到。”一出声,洛夏就发现这个办公室没有老师。

    这时,一个很年经的女声响起:“老师们都去开会了,你有什么事吗?”

    洛夏循声看过去,才发现坐在最后一排办公桌后的有一个穿本校高中校服的女生。

    咦?那是班主任的桌子。

    洛夏想起来,早听人说班主任的女儿也在本校,已经高三了,听说成绩也一般。

    “请问你找谁?”她又问道。

    “黄老师,我们班主任。”

    “他开会去了,估计很晚才能结束。要不,你先回家吧,明天再来。”

    “呃……是他叫我来的……”言下之意是,见不到他我不敢走。

    女生没再说什么。洛夏站在那儿,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他突然发现人竟然会有嫌自己肢体多余的时候,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两只手该往哪里放了。他嗫嚅了一会儿,正打算打个招呼就出去,女生说话了:“那你先坐一会儿吧。”

    洛夏又不好走了,他就在旁边一个老师的办公桌前坐下。秋风从敞开的窗口吹进来,这让洛夏稍稍安心一点。来过老师办公室几次,但从来没有能像今天这样静静地看一看。他发现这间不大的办公室里的十张办公桌上没有一张是空着的,恰恰相反的是,每一张办公桌上都堆满了作业本、试卷和一些纷乱的纸头。洛夏明白了,其实老师也跟他们一样忙。

    洛夏注意到那个女生,那个可能是黄老师女儿的女生,她没在做什么,偶尔随手翻翻他爸办公桌上的东西,更多的时候是坐在那儿,两眼呆呆地望着窗外出神,脸上明显地透着忧郁。

    女生可能意识洛夏在看她,一激灵,回过头来,问洛夏:“考试了?”

    “考试了。”

    “上午数学,下午历史?”

    “不,我们初中下午是政治。”

    洛夏正想跟她解释他就是为了上午数学考试的事来找他爸的,忽然一阵风吹来,将黄老师办公桌的一叠纸吹落了几张。女生伸手压住其它的纸,洛夏赶忙弯腰去捡地下的纸头。

    纸头散落开来,像极了外面被秋风吹落的树叶儿。洛夏捡到落在他坐椅下的那张纸时,突然发现那纸上抬头竟然写着他的名字,他忍不住看了下去。

    洛夏:善良,诚实,善解人意,很乖,不让大人担心,在家经常帮助我们做家务,很会关心照顾人,尊老爱幼,足球踢得很好……

    洛夏认识这字体,这是他妈妈写的。洛夏想起来了,前天学校开家长会,妈妈回去讲了,英语老师给他们每人发了一张纸,让他们写一写自己孩子的优点。妈妈没讲她写了什么,但洛夏心想,妈妈不会有什么好话的。今天看到这个纸头,怎么也不相信自己在妈妈的眼中竟然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孩子。他不由得又反复看了看。

    女生问:“那是什么?”

    洛夏说:“优点单,上次开家长会时,我们英语老师让家长写的。”

    洛夏心里突然变得踏实了,他把捡起的纸张递给女生,说:“你在这儿,我走了。我明天再来找你爸。”然后又说了一句:

    “最上面那一张是我的。”

    洛夏走到门口的时候,听见女生叹息了一声:“哎,我妈要是这样多好!”洛夏脚步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迈出了门。

    第二天早自习,洛夏坐教室里,从窗户看见外面的梧桐树叶在晨风中摇晃,黄色中夹杂着点绿,沐浴着阳光,居然有些像挂在枝头的闪闪发光的柑桔。

    “哎!”同桌捅了捅洛夏的胳膊,“跟你讲,出事了。老班女儿不是在高三么,学习压力太大,昨天晚上从高中部教学楼上跳了下来……”

    洛夏骤然放大了瞳孔,震惊得张大了嘴巴。

  • 返回顶部】 【关闭】 【打印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文章
  • 登录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教师随笔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 fhedu.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凤凰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网文[2011]0409-024号
网站地址:南京市湖南路1号B座808室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00219
Mail:admin@fhedu.cn 最佳分辨率1024X768 苏ICP备10051783号-1
电话:025-83657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