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忘记密码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凤凰教育网
关闭用户登录
  •  
  • 寻找隐寓在文本中的情感密码
  • ———从《济南的冬天》一文看学生与作者的对话
  • 作者:(江苏南京市六合区横梁初级中学)孙 刚 来源: 时间:2012-5-15 19:23:24 阅读次 【
  • 合上课本,仔细回味著名剧作家、小说家老舍先生创作的散文《济南的冬天》,一幅幅画面又浮现在脑海中,心里暖暖的。

    想想自己的冬天,一个在南京住惯了的人,在冬天,厚厚的衣服、胖胖的手套、长长的围巾,俨然成了装在套子中的人。我们用自己的装扮,已经和冬天划清了界线。一个字,冷。

    而济南呢?

    “它们安静不动地低声地说:你们放心吧,这儿准保暖和。’”

    “水藻真绿,把终年贮蓄的绿色全拿出来了。天儿越晴,水藻越绿,就凭这些绿的精神,水也不忍得冻上,况且那些长枝的垂柳还要在水里照个影儿呢!”

    “明天也许就是春天了吧?这样的温暖,今天夜里山草也许就绿起来了吧?”

    这分明是在写春天呀!

    我不禁想问:这样温晴似春的冬天,单单是老舍眼里的,还是大部分济南人眼中的?

    在网上逛逛,不曾想,还真有人在百度上提问:“济南的冬天不冷吗?和老舍写的一样吗?”一共有六个回帖。“济南冬天外面很冷,特别干,吹脸上特别疼。济南三面环山,就北面没山。冬天冷!和老舍写的很不一样!”其中一个回帖如是说,认为挺冷的是五个回帖。

    我又查了一下济南冬季的平均气温约为1.2℃,而南京约为3℃,相差近2℃。如此看来,济南的冬天并不暖和。

    仔细推敲,一直以来,我教授此课的落脚点都在济南的冬天,而忽略了这是老舍的济南的冬天。我一直把这篇课文当作一篇经典的写景散文,关注于写了什么、怎么写的,而忽视了为什么这样写。我们的教学不应该只是让学生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我想,我的教

    学出了问题,语文教学中该不该让学生与作者对话呢?

    首先,我们从《美国语文》的视角看学生与作者对话的可能性。

    学生能不能与作者对话?教学中,我们该不该知人论世呢?

    正如《美国语文》(本杰明·富兰克林、马克·吐温等著) 编者所说,美国的中学教育注重学生智力的启发与创新……并不限于让学生理解作者所要表达的思想主旨,而是更侧重置学生于时代事件、背景以及作者身处之环境中,充分调动学生的想象力、创造力,全方位

    启发学生的多元化思维与独特体验,注重在提高文学素养的同时,增强学生收集整理素材以及解决本版主持水 鱼课堂 教学例谈社会生活问题的实践能力。

    这本美国语文书的每一篇课文的前两部分内容都是固定的。第一部分是阅读指导,主要介绍作者、作者的生活经历、作者文章的主要特点。第二部分是背景知识,介绍这篇文章的写作背景。每课如此。看来美国的语文教材还是很重视学生阅读作品时与时代背景、作者写作背景相联系的。

    这么说,并不是要用美国语文的制式来取代中国语文,但二者至少应该要相互借鉴和包容。

    美国语文的编排说明,学生与作品的作者对话是有可能的。知人论世,并不是中国的独创,国外的语文教学也在采用。

    其次,从文本解读的深度看学生与作者对话的合理性。

    入乎其内,才能出乎其外。

    琦君的《春酒》,如果学生对琦君的人生历程没有了解,怎么能感受到在字里行间流淌着的对家乡真挚的思念之情?如何能理解“可是叫我到哪儿去找真正的家醅呢”这句话中的浓浓乡愁?

    柳宗元的《小石潭记》,如果学生对柳宗元被贬的政治失意毫不知情,怎么能理解游玩时的乐与愁的急遽转变?如何能体悟到“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的内心无法摆脱的压抑心情?

    如果我们的《春酒》只剩下了春酒和与春酒相关的事,《小石潭记》只剩下了小石潭的景,我们的语文教学是不是太苍白了?学生思维触角摆动的幅度是不是太小了?学生对文本的理解是不是太浅显了?对文本的感悟是不是太平面了?学生的朗读是不是太单调了?

    语文的教学绝不是浮于文字的语言游戏。言为心声,如果我们不能引领学生透过文字感受到作者所倾注的情感,不能入乎其内,那么必然不能让学生出乎其外,与作品、作者产生共鸣。

    我们应该抛弃的是那些对作者经历、写作背景的过度和错误的解读,应该警惕的是把作者的人生历程作为阅读教学的起点,“按图索骥”地对文本进行“贴标签”、“含沙射影”式的阅读体验。

    把文本作为阅读的起点,在阅读过程中,我们产生了疑惑,发现了问题,我们追溯到作者生活的时代背景和人生历程,有何不可?何罪之有?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指出,对作品的思想感情倾向,能联系文化背景作出自己的评价。适时地、适当地让学生与文本的作者进行对话是合理的,是需要的。

    再回到《济南的冬天》,老舍笔下济南的冬天为何温暖如春?老舍当时的人生经历又是怎样的?

    老舍在伦敦教书五年,既没有丰厚的经济收入,也没有多少精神上的安慰。1929 年夏,老舍乘轮船回国。可惜,所剩的钱只够买到新加坡的船票,索性,先到新加坡再说吧,“毕竟离家乡要近了许多”。经人介绍,老舍在新加坡华侨中学做了国文教师。于是老舍便在新加坡找到了落脚的地方,他才“有了事作,心才落了实,花两毛钱买了个大柚子吃吃”。初回北京,“住了三四个月,什么也没写。在我从国外回到北平的时候,我已经有了去做职业写家的心意;经好友们的谆谆劝告,我才就了齐鲁大学的教职”。显然,他接受齐鲁大学的聘请,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是为“稻粱谋”。除了做官之外,教书和卖文为生是那个时代知识分子普遍的生活方式,老舍也不例外。

    1931年春天,老舍写下了《济南的冬天》。1931 年夏天,他回北平与胡絜青女士结婚。婚后,夫妇双双返济,选择了离齐鲁大学不远的一个院子租房安家,长女舒济便是在这里出生的,直到1934年初秋全家移居青岛。

    在济南,老舍终于可以安定地生活“,努力地创作,快活地休息”。在济南,老舍迎来了生命中的春天,对未来也充满了希望。

    “时短情长,济南就成了我的第二故乡。”老舍在这里生儿育女,长女甚至直接以济命名。在济南的四年,也是老舍创作的黄金时代,他完成了四部长篇小说及一系列散文。所以,在叙述对于济南印象的散文里,流露出自己对安静生活的希望是很自然的事情。

    “小摇篮”,表达的是温暖、舒适;“看护妇”,感受的是有安全感;在这里,老舍也可以“暖和安适地睡着”。这,无不营造出一种家的感觉。这时,我们才会真正理解“他们一看那些小山,心中便觉得有了着落,有了依靠”这句话的深刻含义;再读“明天也许就是春天了吧?这样的温暖,今天夜里山草也许就绿起来了吧”,你是否会有别样的感觉?有人说,老舍的文章是“幽默含情,笑中有泪”。当你读懂了老舍,才能真正读透《济南的冬天》的文字,也才能真正与作品与作者产生情感的共鸣。

    此刻,我们才明白:济南的冬天,老舍的春天。没有这个情感的密码,我们就没有真正走进老舍的《济南的冬天》。

     

     

     

     

  • 返回顶部】 【关闭】 【打印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文章
  • 登录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教学研究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 fhedu.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凤凰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网文[2011]0409-024号
网站地址:南京市湖南路1号B座808室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00219
Mail:admin@fhedu.cn 最佳分辨率1024X768 苏ICP备10051783号-1
电话:025-83657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