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忘记密码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凤凰教育网
关闭用户登录
  •  
  • 翻译:一种作文练习的方式
  • 作者:程 稀 来源: 时间:2011-9-28 13:37:54 阅读次 【

  •   现今的语文教学中,翻译只是作为古文阅读理解的练习。除平时有通篇或片段的作业布置外,大小考试题型里仅仅要求译出一两旬而已,与作文扯不上边。这种结缘流行数十年、基于文本行之有效的习作方式,渐渐为人们所淡化遗忘,成了集体的无意识。有鉴于此,本文试图回眸既往的理念与操作,彰显被遮蔽的一面,发挥翻译应有的功力,为当下的作文教学提供资源。
      
      一、翻译是公认的作文练习
      自胡适《中学国文的教授》文中提出“作文用翻译”后,得到了语文教育界的积极响应。1923年新学制《初级中学国语课程纲要》作文中有“译文”练习,1929年《初级中学国文暂行课程标准》具体为“翻文言文为语体文,或翻古诗歌为语体散文或语体诗歌”;高中则确认为“最可以训练精确的作文技术之练习。其法:或译文言文为语体文,或译语体文为文言文,或译古韵文为语体的散文或韵文,或译外国短篇之文为中国文言文或语体文等”。1932年《初级中学国文课程标准》删去“或语体诗歌”,其余基本相同。1940年《修正初级中学国文课程标准》、1941年《六年制中学国文课程标准草案》同为“文语互译,或译诗歌为散文”。不只是二十多年的课程编写史上,翻译被列入仅次于命题的作文项下,而且由此可知1929年的课程内容和间架基本成形。
      王森然的《中学国文教学概要》、阮真的《中学作文教学研究》和《中学国文教学法》、夏丐尊与叶圣陶的《文心》、蒋伯潜的《中学国文教学法》中均有翻译的作文练习。类型上,有单向的古文今译,有双向的文语互译,有变体式的诗体散译,有跨学科的英文汉译,诸多选择的不同,反映了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大致两派人物在作文教学目的任务上的意见分歧。
      胡适主张“从古文译作国语,或则从国语译成古文”,一是“因为翻译不能不懂文法”:一是“与其没有思想材料硬要找去,不如翻译好,翻译惯了,然后再作文章”。他的作文章是包括“人人能作文法通顺的古文——文言”在内的。所以,新学制纲要“兼习文言文”,逐步由语体向文言过渡;暂行课标初中编写者为刘大白、孟宪承,高中为胡适、孟宪承。刘大白认为文言文是“死话文”“鬼话文”,孟宪承和穆济波一样不赞成初中语体、文言作文的“双管齐下”,主张初高中界分的语体、文言作文的“二节管”。因此,初中呈古译今的单向性,高中为语体、文言的交互性。随着文言文习作的式微,翻译作为作文练习方式的一种也似乎渐渐失去了它的价值,仅仅保有教师无须命题,学生不用构思选材,可使“领悟古今文语或诗文用字造句的不同”,留下阅读理解的印迹而已。
      夏丐尊却认为“文言文尽可不作”,中学生全用白话作文,形成通透的长管。“在一般的学校习惯上,教师评定学生国文能力,差不多是全凭写作的”情况下,为自己检验计,“第一种标准是翻译,翻文言为白话也好,翻英文为汉文也好,把普通文言诗歌或所读英文的一节,忠实地翻译出来,再自己毫不放松地逐字逐句与原文加以对照,就能看出自己的能力及缺陷所在。因为翻译是有原文的,既须顾到译文,又须顾到原文,一切用字造句都不能随意轻率。一有错误,对照起来立即现出,所以是试练写作的好方法。”@他的训练类型中自然剔除了语体文译成文言文。虽然没有学作文言文的动因,却以为翻译和评改他人的文字“这两种标准比自由写作及命题作文来得可靠,既用不着滥调子,也用不着虚伪的修饰。而真实的写作能力可以赤裸裸地表现无遗”。他在与叶圣陶合著的《文心》里又再次强调“借翻译来练习作文,是最切实的方法。我也想在作文课中叫你们试作几次翻译呢”。这使人们完全有理由唤醒沉睡的记忆,去探究一下如今可用的多种翻译作文法。
      
      二、多种翻译练习的作文法
      对古文今译作文法论述甚详的莫过于胡怀琛的《作文研究》。其第十六章“译文言为白话之研究”以清人王缙的《补履先生传》为例,举出三种译作法:一是“照字句死译法”,原文译出后“中间有几句,是不是能够了解”?“字句的组织,是不是合法”?都有待推敲:二是“第一种活译法”。即“译的时候,将原文中不曾充分说明白的话,一齐补说得明明白白的”。三是“再有一种活译法,取原文的大意,照我的意见,把他重行布置一下。有的地方,改变他的位置;有的地方,删去了;有的地方,也可以加入一些。这样的译法,也可以说是改作。比第一种活译法要好,然比第一种活译法要难”。他的三种译法以“死”与“活”两分,尚有欠妥之处。翻译因文而异,读者又有所不同,可存在多种译法,分步训练,以切实提高学生的表达能力。
      “照字句”未必与“死译法”画等号。且不提鲁迅的“直译”“硬译”,以“信”为第一要着,单说夏丐尊的“一切用字造句都不能随意轻率”。就不只是一种合理的译法,更是从事者应有的态度了。试练可以逐字逐句地对译开始。注意到古今异义、词性活用、通假字、意动、使动等字词,还注意到判断、被动、倒装、省略句法,尽管次序有变化、语词有添加,但基本上比照着原文字句,把解释语连缀成文,比较直白、真实地反映了读者对古文字词及句法特点的理解。现今的翻译练习往往以此为标准。如“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译成“我的妻以我为美,是偏爱我”。判断句、意动用法等是评分点,如同“项伯杀人,臣活之”须译为“我使他活”,而不是“我帮他保住了性命”一样。这种译法重视了文言文的构造,却不免忽略了现代白话文的语用习惯,从学生作文不仅写给教师看,还应拥有众多读者出发,有必要在此基础上作适当的调整,使译文通顺、畅达而不至于呆板、生硬。或者解释与翻译分离,解释专注于理解的正确、深切,翻译侧重于表述的顺达、感人,这样,既减轻了学生作业的负担,又收到作文练习的效果,读与写各得其利。
      学生译文的样态取决于教师的教学要求,要求须明确、具体,最忌不作要求。无论何种样态,都非吃透原文字句不可。“秦时明月汉时关”“主人下马客在船”,若不知互文见义,就不是“死译”而是错译了。中学语文教科书里的古文注释,往往是解释与翻译的混合体,或忽略了修辞,或失之于浅表。如“居庙堂之高”“处江湖之远”,课本注释直译为“站在高高的庙堂上”“身处僻远的江湖间”,即使分别补说上意为“在朝廷上做官”和“不在朝廷上做官”,也显得不足。这是借地点说地位,处境迥异而忧念不变。译文须能表现出如是之理解才通透。又如:“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注释为“医生喜欢给没病的治病,作为自己的功劳”。这只译出了字句表层的语意,言下却是暗指扁鹊为无中生有、招摇撞骗的江湖郎中。蔡桓公背地里说他的坏话,而扁鹊在医术人格遭受侮辱的情形下,还继续给他看病。译文须能表现出如此之理解才深切、动人。“照字句”不宜拘执于字句、局限于字句,上述例句的注释技巧欠佳、隐含未见,教学中、翻译时,都须顾及上下文作适当的补说。补说后,既直白又活络;否则,均谈不上“忠实地翻译出来”。
      为学生练习作文技术计。忠实地翻译出来至少可有两种选择:一是忠实于原文的字句结构:一是忠实于原文的主旨精神。下面以《诗经·蒹葭》为例比较两种作法。
      译文一:
      河边芦苇青苍苍,秋深露水结成霜。意中人儿在何处?就在河水那一方。逆着流水去找她,道路险阻又太长。顺着流水去找她,仿佛在那水中央。……
      译文二:
      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绿草萋萋,白雾迷离,有位佳人,靠水而居。我愿逆流而上,依偎在她身旁,无奈前有险滩,道路又远又长。我愿顺流而下,找寻她的方向。却见依稀仿佛,她在水的中央。我愿逆流而上,与她轻言细语,无奈前有险滩,道路曲折无已。我愿顺流而下,找寻她的足迹,却见仿佛依稀,她在水中伫立。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译文一是程俊英对《蒹葭》一节的翻译。全文均按部就班,不改变语序、结构,照字句逐一译出,是一种忠实;译文二是琼瑶作词、林家庆谱曲、邓丽君演唱的《在水一方》,她改变了原诗的篇题和结构,将三节合成两节,并插入想象之词,情感的抒发更为缠绵。有些字词不落实处,有些字词尚能对号入座,但就翻译“一首描写追求意中人而不得的诗”而言,算得上绝对的忠实。两篇译文各有其写作目的,就传播中华传统文化、增加作者的表现力和读者的接受性而言,第二种明显胜于第一种。教师应如胡怀琛似的,出示不同的译文,给予学生多一点比较、揣摩的机会,同时也给予练习的原型启发。
      今之歌坛许是受了《在水一方》等架设古典与流行桥梁的影响,曾出现韩永久作词、卞留念谱曲、江涛演唱的《愚公移山》:
      听起来是奇闻,讲起来是笑谈,任凭那扁担把脊背压弯,任凭那脚板把木屐磨穿。面对着王屋与太行,凭着是一身肝胆,讲起来不是那奇闻。谈起来不是笑谈。望望头上天外天,走走脚下一马平川,面对着满堂儿孙,了却了心中祈愿:望望头上天外天,走走脚下一马平川。无路难呀开路更难,所以后来人为你感叹!
      词中,山还是太行、王屋那两座山,人还是愚公率领的“荷担者”,虽不照原文的字句结构翻译,却不失为一篇以原文为依据的佳作,且与原文开山辟路为子孙后代造福的主旨精神完全合拍。听唱这样传统而新潮的歌曲,自会使人们感到在语文课上发表“移山不如搬家”或是讨论“现今应如何开山”荒诞可笑、不合时宜,也促使人们去探究一下翻译与现有多种作文练习方式的关系。
      
      三、翻译与现有的作文方式
      胡怀琛《作文研究》先说第二种活译法“也可以说是改作”。先欣赏其“比较的更要活泼”,接着又犹豫,“大概只可算是改作,不能算是翻译了”,后还是归属于前的“或叫改作法”。他的摇摆,表明了旧有翻译观念的固执和方法的单一,急待有所突破。《文心》以为“作者把经验或想象所得的具体事物翻译成白纸上的黑字,我们读者却要倒翻过去,把白纸上的黑字再依旧翻译为具体的事物。这工作完全要靠想象来帮助”。这是把取材于生活物象的写作统合其中,大大扩张了翻译的内涵和外延,表明译述包含了理解、识记、想象等多种智力因素。不过,本文仍把翻译定位为基于文本的作文练习。
      基于文本的作文练习多种多样。相比之下,现今的不及过去的多。命题作文自是课内两周一次的大作,课外小作往往随意而为,没有形式的要求。实际是常常紧跟着考试题型,顾此失彼。80年代后的语文教学大纲里信笔拟出种种,“还有缩写、改写、扩写等作文练习”,类目不明、语序杂乱,正是编写者概念与思路不清的写照。翻译可袭用原题,可自己重新命题,如胡怀琛译《日喻》为《瞎子与太阳》、琼瑶的《在水一方》,译中有改。翻译为话语形式的转换,就转换而言,看图作文变画面为言语,是改作也可以说是翻译了:新体诗改为散文,也得转换。推及开去,和根据文字材料作文、写内容提要、读后感等一样,都须基于文本、读写结合。删削其枝蔓的缩写、丰富其主干的扩写均隶属于改写,续写得合乎情理若不与原文相同,也是扩写与改写。就文字的多寡而论,古文今译、诗体散译,如把毛泽东的词《沁园春,长沙》改作成第一人称或第三人称叙述的散文,就是扩写;英文汉译或是长篇小说的内容提要、单篇短什的主旨概括,就是缩写。诸多作文练习形式纵横交叉着的存在,启示人们既不宜零星、琐碎地数量枚举,也不宜胡萝卜番瓜一锅煮,消解各种形式的个性;应在依据原有文本产生新的文本的范畴里,分门别类、有机整合。形式的多样选择,便利教师制定周详的作文训练计划:兼具两种形式的特点厘清,可以发挥出“一箭双雕”乃至“一石数鸟”的多功能。
      翻译用于作文并非多余。多种译法正显示了新文本与原文本的渐行渐远,无论如何,都引发读者介于两者之间比较、回味。韩永久的《愚公移山》犹如随感,即使不视作翻译、认为是改作,也和《大话西游》《戏说乾隆》等有别;琼瑶的《在水一方》类似于外文的编译。《文心》里介绍“把英文读本中的文字,一课一课地翻译。每译一课,自己默诵改窜”,达到“意义不背原文,而又象中国话”的目的,下的也是切实的语文功夫。倘能像书中的张先生、王先生那样,中英文教师齐心协力,古译今、变体式、跨学科,或忠实于原文字句结构,或忠实于原文主旨精神而不拘泥于字句结构,则不仅有利于阅读理解和作文表达的练习,还有助于课程之间的横向联系。夏丐尊、叶圣陶期待的,就是学生学习时能够触类旁通。左右逢源。

  • 返回顶部】 【关闭】 【打印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文章
  • 登录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教学研究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 fhedu.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凤凰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网文[2011]0409-024号
网站地址:南京市湖南路1号B座808室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00219
Mail:admin@fhedu.cn 最佳分辨率1024X768 苏ICP备10051783号-1
电话:025-83657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