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忘记密码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凤凰教育网
关闭用户登录
  •  
  • 《马说》备课资料
  • 作者:徐志耀 来源: 时间:2011-9-29 8:44:01 阅读次 【
  • 韩愈的《马说》是韩愈的代表作品之一,也是集中表现其“不平则鸣”的文学主张的一篇典范。文章分别从千里马被埋没的命运,遭遇的不公平的待遇和对食马者昏庸无能的控诉三个方面表达了自己的不平之气。我就以这三点为核心,从韩愈的蹉跎岁月、韩愈的凄凉遭遇和韩愈的时代背景三个方面归纳整理了一些背景资料,作为本课的备课资料。

    一、“吾闻马周昔作新丰客,天荒地老无人识” (李贺《致酒行》)——韩愈的蹉跎岁月:

    “白孤剑谁托,悲歌自怜,迫于恓惶,席不暇暖。寄絶国而何仰?若浮云而无依。南徙莫从,北游失路。”(李白《上安州李长史书》)

    无论是作为前辈的李白,还是与韩愈同时代的李贺,他们都发出了与韩愈相似的“不平”之气,在困顿的人生中渴望能得到援手,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韩愈作为文章宗师,在历史上得到过极高赞誉,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苏轼在《潮州韩文公庙碑》中的称誉:“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则……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济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夺三军之帅。”可以说对韩愈的文学成就、人格魅力及深远影响作了最好的概括。韩愈之影响在其生活的年代就得到了共认,在与韩愈并称的柳宗元的文章中就可以看出柳宗元对韩愈的推崇:“今韩愈既自以为蜀之日,而吾子又欲使吾为越之雪,不以病乎?(蜀地少见日,越地少见雪,柳宗元以表示不敢于韩愈并列。)”(《答韦中立书》)唐晚期的诗人杜牧更是将韩愈文章与杜甫诗并列,称“杜诗韩文”,而苏辙则曰:“杜诗、韩文、颜书、左史,皆集大成者也。”(《说郛》)可以说点出了韩愈文学成就的精华所在。当代著名特级教师程少堂先生将教师分为九品,一品师即“百世师”,他指出所谓“百世师”就是“品德和学问都可以做百世的楷模,活着都不大得意,思想有巨大的原创性、简洁性、包容性和模糊性,思想符合未来社会发展”。他认为除孔孟外,韩愈也可称得上“百世师”。程老师在这里说出韩愈思想对中国社会发展的巨大影响,也敏锐地看到了孔子、孟子、韩愈人生的巨大悲剧。

    可以说,韩愈不仅是一位文学家、诗人,还是一位思想家、教育家,也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但他一生大半岁月却困顿不堪。他“生三岁而孤,随伯兄会贬官岭表,会卒,嫂郑鞠之”(《新唐书·韩愈传》),自幼就要不断地经历与亲人生历死别的惨剧,最终只落得“二世一身”(家族两代均只剩一人)的凄凉处境。不幸,他的童年恰好是安史之乱后唐代藩镇混战的时期,“中年,兄殁南方,吾与汝俱幼,从嫂归葬河阳;既又与汝就食江南”(《祭十二郎文》),被迫与家人颠沛流离于大江南北,饱尝世间冷暖祸福。但混乱的时代同样也激发了韩愈高远的人生目标,他“锐意钻仰,欲自振于一代”(《旧唐书·韩愈传》,十九岁入京参加科举考试,希望藉此成就自己的人生理想。他,三次考试均名落孙山,最终“四举于礼部乃一得”,但三试吏部博学鸿辞科不第,最终“三选于吏部卒无成”,生活穷困潦倒,以致“九品之位其可望?一亩之宅其可怀?遑遑乎四海无所归,恤恤乎饥不得食,寒不得衣”(《上兵部侍郎李巽书》)。韩愈的遭遇与李白、李贺文中的描述何其相似?但韩愈不甘心就此沉沦,他曾三次上书宰相,甚至发出了“蹈水火者之求免于人也,不惟其父兄子弟之慈爱,然后呼而望之也。将有介于其侧者,虽其所憎怨,苟不至乎欲其死者,则将大其声疾呼,而望其人之救也”的悲鸣,韩愈将自己比作“蹈水火之人”,急切盼望当权者可以施以援人,或者为他“大其声疾呼”,但结果却仍然是“待命凡十有九日不得命”“待命四十余日矣,书再上而志不得通”,他也曾屡次登门,但“三及门而阍人辞焉”。此时此刻的韩愈心中该是何等的悲凉与失望,“古之士三月不仕则相吊,故出疆必载质” (《上宰相书》),此时的韩愈面对自己的前途又是何等的茫然。我们也就能理解他在文中写出“祇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这些语句时的悲愤心情。

    “家贫不足以自活,应举觅官凡二十年矣。薄命不幸,动遭谗谤,进寸退尺,卒无所成。”(《上兵部侍郎李巽书》)可以说是韩愈对自己前半生蹉跎岁月的一个总结,这是韩愈个人的悲剧,同样也是自古以来被埋没人才的缩影。

    二、“郁郁涧底松,离离山上苗”(左思《咏怀》)——韩愈的凄凉遭遇:

    当年左思在《咏怀》诗中对不公平的人才选拔制度发出了不平的控诉,韩愈同样遭遇到了如此的不幸。在京城无所事事的韩愈最终只能离开京师,在地方节度使中勉强度日,“会董晋为宣武节度使,表署观察推官。晋卒,愈从丧出,不四日汴军乱,乃去依武宁节度使张建封,建封辟府推官。”(《新唐书》)幼年时流离失所的经历此刻再次重演,幼年时流离失所的经历此刻再次重演,但韩愈此时已经是一个大家族的支柱,必须承担起养育家人的职责。在张建封幕府中,韩愈首先感受到了工作的不合适安排带来的痛苦,他看到幕府的工作作息表“自九月至明年二月之终,皆晨入夜归;非有疾病事故,辄不许出”,对此他感到“此者非愈之所能也,抑而行之,必发狂疾”。他的确无法忍受这样苛刻的时间安排(一天工作十二小时以上,而且近半年时间没有节假日),他为此向张建封疾呼:“虽日受千金之赐,一岁九迁其官,感恩则有之矣。将以称于天下曰:‘知己,知己!’则未也。”(《上张仆射书》)韩愈何曾不希望张建封是一位伯乐,可以发现他身上与众不同之处,让他得到发挥才能的机会。如果让他只是干一些琐碎的工作,每天耗费大量时间在无用的办公上,只能是“且欲与常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不幸,张建封不是伯乐,韩愈最终回到长安,也只能担任“四门博士”的卑微官职。

    然而韩愈一生所遭遇的最惨重的打击应当是两次被贬的经历,据《新唐书》载韩愈“上疏极论宫市,德宗怒贬阳山令”,是为第一次被贬;后在宪宗朝上疏言迎佛骨事,“素忌”韩愈的宰相皇甫鎛建议宪宗“愈终狂疏,可且内移”,被贬至潮州任刺史。两次被贬是韩愈人生的最大悲剧,但也成为了唐诗史上的幸事,因为韩愈最为著名的几首诗歌均因此而产生。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赴江陵途中寄赠王二十补阙、李十一拾遗、李二十六员外三学士》和脍炙人口的《左迁蓝关示侄孙湘》。

    前诗凡七百言,详细叙述了韩愈第一次被贬的原因、经过以及自己的心路历程,为诗人“泣血追愆尤”之诗。他在诗中叙述了当时长安地区遭遇旱灾,但官吏仍在催收租税,百姓生活的惨状,“富者既云急,贫者固已流。传闻闾里间,赤子弃渠沟。持男易?粟,掉臂莫肯酬”,面对此情此景,诗人“归舍不能食,有如鱼挂钩”,于是 “上陈人疾苦,无令绝其喉”,结果是“天子恻然感,司空叹绸缪。谓言即施设”,但诗人自己却得到了“乃反迁炎洲”(被贬阳山)的命运,并且“中使临门遣,顷刻不得留。病妹卧床褥,分知隔明幽。悲啼乞就别,百请不颔头。弱妻抱稚子,出拜忘惭羞”,连与家人道别的顷刻都不给予。此时的诗人心中悲愤莫名,发出“朝为青云士,暮为白首囚”的悲鸣。初到贬所的韩愈,满目所见皆是荒凉怪异的景象,“有蛇类两首,有虫群飞游,穷冬或揺扇,盛夏或重裘”,但他仍然竭力为民造福,史书载“有爱在民,民生子多以其姓字之”(《新唐书》)。韩愈此时心情怨愤,以至怀疑作为好友的柳宗元与刘禹锡将自己言行泄露,使自己遭遇此不白之冤,“同官尽才俊,偏善柳与刘。或虑语言泄,传之落冤雠”。但此时的韩愈尚未对前途完全绝望,后遇赦还京,途中写下此诗,仍然表达了对未来的信心与期待,“雷焕掘宝剑,冤气销斗牛,兹道诚可尚,谁能借前筹?殷勤谢友朋,明月非暗投”。

    后诗为韩诗中的名篇,特别是颈联“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两句更为千古佳句,年迈的诗人回望长安,自己的归宿早已湮灭于茫茫云海之中,唯有一个苍老孤独的身影徘徊在崇山峻岭之间,这是何等孤独凄凉的形象。而前途何在?面前只有一边白茫茫大地,希望已经在这片白雪中化成虚无,马踯躅不前,人又何知去向何方?空寂的天地苍茫一色,一生的奋斗与追求便在这片空旷中化为虚无。此时的韩愈真正感到了绝望的意味,“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对前途已经不再有任何期待了。但韩愈的个人的悲剧同样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悲剧之一。正如茨威格在《伟大的悲剧》一文中所说的:“一个人虽然在同不可战胜的厄运的搏斗中毁灭了自己,但他的心灵却因此变得无比高尚”。韩愈在事业上无奈地成为失败者,但他没有就此沉沦,为国除弊的高尚心灵依然闪耀在诗中,“愿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鲁迅先生称悲剧就是“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此时我们看到的就是一个伟大的灵魂被摧残的过程。古人对此同样有着深刻的体会,元人陈栎在《跋韩昌黎画图》中称“余谓公之坚贞节操有似屈平之放逐憔悴,斫冰积雪与苏武之出使绝域啮雪餐毡”,将韩愈与屈原、苏武并称,并进一步赞叹“其精贯天人,行绝今古,百世之下,闻其风者当懦立而薄宽焉”,可以说恰如其分地点出了韩愈人格的伟大之处。

    此时的韩愈尽管带着悲愤的心情而去,但仍然坚持为民造福,驱鳄鱼,赎隶民,八个月后终又被召回京城,此后得到重用,先后任吏部侍郎、京兆尹、御史大夫,但此时他已经接近了自己的人生终点,还京四年后卒于长安。

    千里马原本“一食或尽粟一石”,但因为食马者不知喂养之法,以至于“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见”,最终落得“且欲与常马等不可得”的境遇。韩愈的一生何尝不是如此,但他在艰难的环境中仍然坚持为民造福,更加体现出其高尚的人格魅力。《旧唐书》将韩愈与李翱并列,称“韩李二文公,于陵迟之末,遑遑仁义,有志于持世范,欲以人文化成,而道未果也。至若抑杨墨、排释老,虽于道未弘,亦端士之用心也”。《新唐书》则将韩愈与孟子并列,“昔孟轲拒杨墨,去孔子才二百年。愈排二家,乃去千余岁,拨衰反正,功与齐而力倍之,所以过况(荀子)雄(杨雄)为不少矣”,并称“自愈没,其言大行,学者仰之如泰山北斗云”。两者均从韩愈的学术成就及影响而谈,但上文所述的韩愈的人格魅力同样也可以光耀千秋,称其为“百世师”当之无愧。

    三、“不见年年辽海上,文章何处哭秋风”——韩愈的时代背景

    韩愈的一生经历德宗、顺宗、宪宗及穆宗四朝,正处在唐王朝在安史之乱逐渐走向衰退的进程之中。在战乱的年代,空怀满腹经纶也无用武之地,只能发出“文章何处哭秋风”的悲诉。尽管其中有宪宗“元和中兴”的振作,但很快就在穆宗朝消失无踪了。可以说韩愈生在一个混乱的时代,这使得他无法获得施展振兴国家志向的机会。

    唐德宗在位时间在唐代皇帝中仅次于唐高宗、武则天及唐玄宗,《旧唐书》对其尚有溢美之辞,称其在位之初“励精治道,思政若渴,视民如伤”,但也不得不指出其在位期间“德音扫地,愁叹连甍”,最终是“贞元之辰,吾道穷矣”。《新唐书》则直言不讳,指责其“猜忌刻薄,以强明自任,耻见屈于正论,而忘受欺于奸谀”。实际上唐德宗一生充满矛盾性,前期也曾励精图治,试图恢复唐王朝自安史之乱以来藩镇割据的混乱局面。但在遭遇挫败之后,就自暴自弃,姑息藩镇,甚至与民争利,设置“五坊小儿”等职务掠夺百姓,尽显贪婪之性。不幸,韩愈正逢其在位后期,因此他上书谏皇帝缓征灾民税款而被流放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顺宗在位时间极短,此时韩愈被贬外地,对其影响不大。但韩愈对当时王叔文主持的改革是持反对态度的,主要是对其提拔亲信的所作所为不满,因此才会有上文对作为王叔文集团重要成员的好友柳宗元、刘禹锡的疑惑之词。

    唐宪宗是唐代中期最有作为的皇帝,《旧唐书》称其“中外咸理,纪律再张。果能剪削乱阶,诛除群盗,睿谋英断,近古罕俦。唐室中兴,章武而已”。《新唐书》则称其“刚明果断,自初即位,慨然发愤,志平僭叛。能用忠谋,不惑群议,卒收成功”。宪宗在与藩镇的较量中面对相持的战局,宰相被刺的打击仍然能够坚持不懈,最终成功地削平了主要叛乱的藩镇,可谓智勇过人。但他晚年服食丹药,脾气暴躁,最终被身边的宦官所刺杀,《新唐书》称“及其晚节,信用非人,不终其业,而身罹不测之祸,则尤甚于徳宗”,可谓是对这位皇帝中肯的评价。韩愈在宪宗在位时先得到重用,得以参与平叛大业并发挥了卓越的军事、政治才能,可谓人生的幸事。但他用激烈的言辞谏皇帝迎佛骨之举,正逢宪宗以功业自矜,且脾气暴躁的晚年。宪宗对此称:“言我奉佛太过,我犹为容之。至谓东汉奉佛之后,帝王咸致夭促,何言之乖刺也!愈为人臣,敢尔狂妄!固不可赦!”最终再次遭遇了人生又一次重大打击,被贬往比阳山县更遥远荒芜的潮州,又是他人生的不幸。万幸的是,宪宗并非昏暴之君,并没有处死韩愈,使韩愈的人生不至于就此终结,还可以等到最后的辉煌时刻。

    韩愈被贬八个月后宪宗被宦官杀死,他又被召回京师长安,此后得到重用。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宪宗平定藩镇的大部分成果均丧失于穆宗一朝。韩愈此刻尽管在各个官职上均有所作为,但其人生最辉煌、最价值的时刻已随着宪宗而一去不返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韩愈迎来了自己人生最后的辉煌,却又无奈地望着大唐江山一天天地没落下去,他的一生成为了唐朝中期的一个缩影。《马说》中最后一节描绘的“食马者”的形象,“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尽其材,鸣之而不能通其意”,寥寥数语将其无所作为表现的淋漓尽致。但不幸的是,他们可以“执策而临之”,马鞭在其手中,权力在他们的手上,无论如何悲鸣也不能打动他们。作者只能发出“其真不知马也”的一声长叹,这是韩愈个人的不幸,也同样是这个时代的不幸。

     

    如果我们细细推敲,会发现“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这句话原本在逻辑有重大的问题,因为谁是“伯乐”是要以他是否能分辨“千里马”来决定,那这个论断就成为了一个无解的循环。但如果被埋没的千里马是真实存在的,这个逻辑就成立了,而结合韩愈前半生的遭遇来看,就可以发现他写作本文,提出开头论题的目的就是为表现人才被埋没的不幸遭遇。而韩愈的遭遇也可以说是封建时代中国许多文人的命运的缩影,造成这一悲剧的是贯穿于中国历史的不公平的人才选拔制度。从九品中正制带来的“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到科举制度的弊病,无一不揭示出中国古代许多人才的悲剧命运。这使韩愈的人生遭遇就有了代表性,这也成为《马说》流传于世的重要原因。但此时韩愈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不幸遭遇而怨天尤人,“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送孟东野序》),韩愈同样以自己的文章发出了震聋发愦的一声怒吼。也许他无法震醒昏庸的统治者,但至少给予普通人以信心与勇气。南京大学的莫砺锋教授称李白诗最大的价值就是表现出了一个平民在厄运中不屈的意志,韩愈用他的文章同样做到了这一点,这也是这篇文章得以传诵至今的根本原因。

     

     

  • 返回顶部】 【关闭】 【打印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文章
  • 登录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教学研究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 fhedu.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凤凰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网文[2011]0409-024号
网站地址:南京市湖南路1号B座808室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00219
Mail:admin@fhedu.cn 最佳分辨率1024X768 苏ICP备10051783号-1
电话:025-83657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