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忘记密码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凤凰教育网
关闭用户登录
  •  
  • 读心,写作教学之道
  • 作者:(南京市教研室)袁源 来源: 时间:2012-5-15 19:17:45 阅读次 【
  • 常听一些老师抱怨:写作难教,作文根本教不好;又听一些老师劝解:好学生的作文不是你教出来的,差学生的作文你也是教不好的,省点力气吧。于是去听作文课,感觉老师教学得法,指导有方,在学生写作思路和用语技巧方面,可谓用尽心机,然而,再看看学生的习作,又确实不尽人意,这是为什么呢?

    灯下静思,忽然发现,我们的写作教学其实目中无“人”,对学生漠不关“心”。

    一.老师,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如同写文章过于追求夺人眼球,往往会造成以文害意一般,写作教学因为急于求得考试分数的提升,也不免以术害道,忘记了写作教学是语文教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对中学生的心智成长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不关注学生的心理,一味的只强调写作技法的训练,只能是舍本逐末,徒劳无功。

    我们真的不关注学生心理吗?只要“百度一下”,就能立刻看到许多研究中学生写作心理的论文,如何激发写作兴趣,如何触发写作动机,如何培养写作的良好心态等等,不能不说许多老师是非常关注学生的写作心理的,可如此多的心理关注,为什么学生的写作状态仍令人不满意呢?

    这就要审视我们的写作心理研究了。一篇篇文字背后站着一个个活生生的少年,而我们关注的是如何促使他们调动积极的心理因素,写出佳作,而不是他们写出或优或劣的文字的动因。言由心生,除了一部分学生因为表达能力弱而词不达意外,大部分学生,特别是七年级学生的内心世界,是在字里行间敞开的,因为不被关注,久而久之便闭合了。不信,请看——

    习作一:一件有意思的事

    雷电交加的晚上,我把小狗丁丁抱到阳台上,然后回到屋里,隔着玻璃观察它的反应。“咔嚓”一声巨响吓得我一个哆嗦,窗外的丁丁狂吠着,在阳台里上蹿下跳,它惊恐地瞪着它的大眼睛,四处寻觅躲藏的地方。忽然,它看见了我,便扑到门边,不停地扑打着阳台门,对着我汪汪地叫着,像是看到了救星。此时我不能心软,老师说,坚强的意志要在暴风雨中练就,我要让我的丁丁成为勇敢的小狗。这才是最有意思的。(摘自某七年级学生的练笔,内容有压缩)

     这篇习作得到了这样的评语:

     观察细致,描写具体,生动,能较准确地运用动作和神态描写的方法,并直抒胸臆,写出自己的想法。

    显然,这篇习作的背后,是一名懵懂少年真实却模糊的思想意识,但是我们关心的是写作技法的掌握,却没有心性的正确引导。试想,学生拿回作文后,满以为自己写得很好,继续违背自己怜惜宠爱小动物的天性,创造更多“有意思”的故事。诸如此类的还有:在公交车上为了呵护残疾人的自尊而不给其让座、担心被误解而不为受伤的路人报警、怀疑善款被挪用甚至被贪污而不给灾区捐款、怕得罪校园黑势力而故意隐瞒真相等等。面对这些现象,我们往往会说:这里有的是社会问题,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再说我们教语文,不教思想品德啊。然而,我们又会发现,初中生认识形成的真实而具体的过程,在思想品德课上未必显现,反而在习作中清晰地暴露。而社会转型期出现的种种问题,又在成年人毫无遮拦的表露中投影在少年心上,常令其莫衷一是。对于个体学生的成长来说,倘我们熟视无睹,不闻不问,久而久之,其生活观必然不够阳光。由此,深挚关注学生习作中的认识模糊,是语文教师不可推诿的职责。

      习作二:走过冬天

    自然界的冬天过去了,我心里的冬天什么时候能过去呢?

    看着桌上的月考卷,我又一次低下了头。开学以来,我一直认真听课,用心做作业,考前做了好多题,想赶上班里的同学,可还是原地踏步。抬头看看秦刚剑他们成绩好的同学,我好难过。他们好像一点也不费力,成绩就那么好,而我,从小学起就一直在上辅导班,没有双休日。每次成绩出来,如果进步了,爸妈一定会带我大吃一顿;如果退步了,我就会看到妈妈皱下眉头,然后又换上笑脸鼓励我:不抛弃,不放弃。是啊,有妈妈的鼓励,我不能停止,要继续努力,相信我一定能走过冬天。(摘自某七年级学生的考场作文,内容有压缩)

    这样的文章在一次统考中比比皆是,一般我们视其表达水平给个中等上下分,但小作者内心的矛盾、焦灼,却从没人关注,还有他们文字里反映出的对个人前程的迷茫、对感情生活的忧虑、对人际交往的担心、对社会发展的怀疑、对环境恶化乃至灾难降临的恐慌等,都可以看出他们情感的纠结。有人会说,现在的孩子够幸福的了,他们的烦扰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殊不知当“三千宠爱在一身”时,也正是“三千压力在一身”啊。还有人会说,关于选材,我们已经反复指导甚至告诫学生,要避开大众化的材料,那为什么一遇到类似的作文题,学生写考试失利的还是很多呢?仅仅就因为其生活积累不足吗?其实,是这样的题目触着了不少学生心头的痛,那是应当引起我们警觉的。我们听之任之,他们也就麻木不仁了,所以,深情关注学生作文里的情感焦虑,也是我们应尽的义务。

      习作三:我有一个梦想

          小时候,妈妈告诉我,读书是最好的游戏,于是,我就梦想着能读好多好多的书。每到我的生日或者过年过节,父母和亲戚们也喜欢给我送书,我的小书架上就有了好多中外名著。可是我读书总是时断时续,很少能坚持读完一本。小学四年级时,我订了份读书计划,想实现自己的梦想,可每天做完作业就没心思看书了。节假日又要学下棋和弹琴,没多少时间。到了初中,功课日益紧张,读书梦就更难实现了,所以,至今书架上还有不少书是全新的,安安静静无牵无挂的读书,仍是我的一个梦想。(摘自某七年级学生作文,内容有压缩。)

        这是一名优秀学生的习作。这样的学生在老师眼中是好学进取的,加之文从字顺,有时还生动优美,作文一般得分都不低。可在那漂亮的分数掩盖下,其实是学生意志的不坚定。这样的情况还大多表现在学生自我批评式的文字里,如:不能坚持己见而造成解题失误、不能按要求完成合作学习小组分派的任务、集体活动中因个人玩乐而忘却承担责任、为炫耀叛逆而无端拒绝师长正确的引导等等。我们总觉得拥有优异成绩的学生内心必然强大,再说他们在作文中不也反躬自省了吗?然而在作文中,为什么优秀的学生在意志品质上缺少自我认可?为什么反思之后还是类似的反思呢?可见,深切关注学生作文里的意志薄弱,仍应是我们的教学任务之一。

    知、情、意构成人的心理根基,根基牢固才有可能茁壮成长。写作,不仅是一种交际工具,更是一条自我抒发、调节和记录的途径,是未来社会不可或缺的生活方式之一。从博客、空间,到盛行的微博,许多学生早已开始利用网络进行自由写作实践(这里有许多只供好友浏览,有些甚至仅为个人心情日记,全无交流、发表的目的),其中的心路历程清晰可见。许多学生希望得到直接的指导,私人空间对语文老师是不上锁的(有些家长都没有这份特权),更别说上交的习作了。面对学生开放的心灵,我们却止于写作技巧的点拨,离学生的“心”自然渐渐远了。是我们不知不觉丢失了最好的写作教育的契机。

    二、同学,让我靠近你的“心”

    如何找回失落的良机?难不成让语文老师改行作心理医生?这当然不可能,也根本没必要,因为学生并非心理疾病患者,他们不过在作文中流露出一些心理问题,只要我们关注,便可以在心理和写作两方面助其成长。

    如何关注呢?

    一是“知人论世”。不同时代的学生,有其不同的共性特点。指导学生写作,首先要了解社会生活对学生心灵的影响,了解学生在时代风云变幻中已经或可能会出现的心理现象,以此进行立意与选材的指导,方能事半功倍。都说90后的孩子缺乏责任感,但他们多半富有爱心,且有规则和环保意识。其实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不足,也有一代人的优点,对待学生,切不可简单地重复九斤老太的名言“一代不如一代了”。前不久的一次统考,作文题是“给‘虎妈’‘狼爸’(或其中的一位)写封信”。在抽样的几十份作文里,竟有约十分之一的学生认同并赞赏“虎妈”“狼爸”的教子之方,夸赞其为了孩子的成才如何强忍心疼,如何痛下“三天一顿打”的毒手,又如何行之有效等等,甚至有学生在结尾处硬生生地扔下一句:“等我长大了,也要做‘虎妈’。”面对这些作文,如果就其立意不高,给个中等甚至偏下的分数拉倒,就会造成学生因贪求分数,而趋利避害地揣摩老师的需求,写老师要听的话,从此不吐真言。因此,给这些文章评判是要慎重的。我们首先要看到这些孩子的认识与今天家庭教育对成功的认识有关,很多家长把成绩优秀、考取名校作为孩子教育成功的唯一标志,这就造成了孩子对考高分和进名校愿望的迫切,自然带来他们对家庭教育认识的偏差。所以,用一个低分把板子打在孩子身上是不公平的。了解了这些,在给孩子评分后,一定要当面或书面与学生交流,与他们一道分析世态,了解世情,展望未来,引导他们深入思考,真正懂得成功的本质和成长的意义。

    二是“披文入情”。美学家朱光潜先生曾说:“写作是由于一种表现的需要,必须在自己有了某一种思想情绪须要表现时,才能写,才有创作,作品完成后,会发生一种创造的快感。”这固然谈的是文学创作,对于大多数完成写作任务的学生来说,未必能达到这样的境界。但是,学生最终确定写这个内容,表这份感情,一般还是“情动辞发”,“由情生文”的。在刚刚结束的我市近一万名九年级学生参与的不记名问卷调查中,有近四分之一的学生表示“我的真情实感(有时包括小秘密),愿意写在作文和小练笔里”(如果是七年级学生,则可能更多),可见,学生对老师的信任,我们不该轻看这份信任,而应主动在文字中洞察学生的情绪和情感。至今犹记得,我阅读某优秀学生的中考模考作文后,发现她的文字间有对考试的忧惧,尽管她几乎每次都是全班第一名。于是,我找她聊天,没想到一触及这个敏感话题,小姑娘竟立刻泪如雨下,她说,家长、同学都认为她凡考试必然第一,所以她不敢让自己有丝毫懈怠,可是她真的好累啊!我当时只能轻轻地抱住她,让她哭个够,然后对她说,下次我们就不考第一,看看会怎样?后来,她的成绩果然有点小起落,但她脸上的笑容多了,文章也显得轻松了。中考,她依然考了第一名。

    三是“以意逆志”。以己度人,将心比心,不单可以用在待人处事中,也可以用在引导学生的写作中。当我们从学生的习作里发现其真正的弱点,不仅可以用自己的经历感受进行劝诫,也可以用教师个人的精神加以扭转。曾见过某年轻教师班上一个孩子的习作中,出现了大量沉迷网络游戏,厌倦学习,不思进取的内容,该老师不是简单的置之不理,或是找来家长告个状,而是让这个一脸不合作的孩子坐在自己身边,讲述自己少年时的相似经历,并介绍自己培养控制力的方法,并表示愿意协助这个孩子戒掉网瘾。后来,这个孩子每天放学到老师处,老师用指导其语文学习(包括写作)的方式,分散其注意力。慢慢的,这个孩子不再沉迷网游,也不再一副格格不入的样子。这位年轻教师说:我当年如果放纵下去,根本不可能当老师。我不想看到自己的学生站不起来。

    由此看来,学生的习作,我们是不能等闲视之的。如果我们把它当做有血有肉有灵魂的文学作品一样去阅读,我们的面前就会立着一个个活泼泼的少年;如果我们尊重、关怀他们文字背后的心理状态,并加以适当的引导,他们的写作心态甚至水平也会变好。那样,作文,就不只是试卷上分值最大的一道题了。

     

  • 返回顶部】 【关闭】 【打印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文章
  • 登录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教学研究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 fhedu.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凤凰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网文[2011]0409-024号
网站地址:南京市湖南路1号B座808室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00219
Mail:admin@fhedu.cn 最佳分辨率1024X768 苏ICP备10051783号-1
电话:025-83657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