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忘记密码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凤凰教育网
关闭用户登录
  •  
  • 陈钟樑:《卖油翁》教学品鉴
  • 作者: 来源: 时间:2012-3-15 11:08:56 阅读次 【
  • 执教时间:2010年1月7日

    执教地点:深圳市南山区前海中学

    品鉴者:南京市宁海中学分校      刘宏业

    本文发表于《中语参》2011年第12期,仅以此文深切缅怀陈钟樑老师。

    教学过程及品评

    一、课文导入:
         今天我们学习《卖油翁》。读课题。作者欧阳修。随着年级的增长,我们还会学到很多欧阳修的文章。

    品鉴:没有精心设计的导语,没有声光电的现代化手段,更没有师生间繁文缛节的问候。课文导入平实简洁,开门见山,简短的导入恰能让听者感受到“大家”的谦逊、平和和儒雅。

    二、解读课文
        (一)自由朗读课文,遇到困难的地方就去看看文后的注释。
        1.朗读完之后,正字音。

    2.课文写的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射箭和酌油。
        3.故事牵涉到两个人,哪两个人?

    一是康肃,谥号,尧咨,是他的名。

    读的时候注意断句:康肃公 \ 尧咨。另一个人是卖油翁。

    品鉴:从读准字音、读准句读入手进行文言文教学。这也是初学文言文的必要积累。作为文章,尤其作为一篇叙事性强的小故事,让学生初读概括写了哪些人、事,也是必要的阅读能力的训练。简洁凝练的问题设问,难度不大的三个问题,为下面的教学作了很好的铺垫。

    (二)再读课文,理解内容。
        1.康肃公很有本事,文章用了什么词来写他?
        学生:当世无双。
        老师:这个词可以改为什么词?
        学生:绝世无双
                 举世无双
                 盖世无双。
        老师:这里的“举”和“盖”都是”整个的“意思。

    2.他觉得自己非常了不起,文中用了什么字?
        学生:矜。
        老师:这个字要板书一下——矜,可以组成“矜持不苟”。这个字有褒、贬两种意义,从贬义的角度解释为自夸、自傲,从褒义的角度,它是谨慎、小心的意思。此处是贬义。将来你会读到方志敏的《清贫》这篇课文,里面用了“矜持不苟”这个词。
        3.有一次,康肃公遇到一个人——卖油翁,看到他射箭以后,卖油翁是如何表示的?
        学生:睨之。
        老师:睨,读ni(二声)。(板书)睨是斜着眼睛看,然后想你没什么了不起,“但微颔之”。这个“颔”的偏旁是“页”,这个“页”不是书页的页,它往往与人体的哪个部位有关?
        学生:头部。
        老师:但微颔之,只是微微点点头。学律诗的时候,会遇到这个字:律诗共几句?八句,第一二句叫首联,三四句叫颔联,五六句叫颈联,七八句叫尾联。颔,在哪里?(摸摸下巴)这里也属于头部。
        所有的矛盾从这里开始。

    品鉴:如何处理内容理解是文言文教学的重点和难点。这一环节的教学,陈老师举重若轻,巧妙地抓住“当世无双”“矜”“睨”“颔”四个词的理解分析,通过几个小问题,带动对文章开端部分的理解。值得一提的是,陈老师没有孤立地解释其含义,而是把字词句的理解与文章的内容把握、人物情感的领会紧密地结合起来,并及时与学生语言运用的实际联系,丰富了学生的文言知识积累,既是对传统讲授法的继承,又避免了繁琐而枯燥的字词串讲。此外,一句“所有的矛盾从这里开始”过渡语,极具诱惑力,导引着学生向下一环节学习。

    (三)研读课文,分析人物

    1.文章写康肃公只有三句话,找出来。
        第一句直问,汝亦知射乎?
        第二句反问,吾射不亦精乎?
        第三句责问,尔安敢轻吾射?
        (1)这里的三个“射”字,意思一样吗?
        学生:第一句是射箭,第二句是箭术,第三句是箭法。
        老师:这三个字的从射箭到箭法,意思一层进一层。朗读的时候要注意区分。
        (2)老师示范读,要求读出人物的身份、地位,读出以此为矜、自夸、自傲的感情。
        学生表演朗读。
    品鉴:记得陈老师在他的报告《语文教师的三重境界》中提到第三重境界:语文教师的眼睛要毒。透过这一教学环节,陈老师眼光之“毒”可见一斑。陈老师通过深入的文本解读,抓住描写康肃公的三句话,引导学生聚焦三个“射”字在不同语境中不同含义,然后让学生在演读中注意区分、比较、体验三句话的不同语气(直问、反问、责问),得出人物自夸、自傲的形象。体现了陈老师的解读之精深,设计之巧妙。

    2.康肃公如此,卖油翁怎么说?
        学生:无他,但手熟尔。以吾酌油知之。
        (1)齐读:乃取一葫芦置于地,以钱覆其口,徐以杓酌油沥之,自钱孔入,而钱不湿。因曰:“吾亦无他,唯手熟尔。”
        (2)用笔圈出这些句子里的一系列动词。
        学生:取,置,覆,酌,湿。
        (3)“湿”字怎么解释?全国中考有几套卷子考到这个字,解释为“潮湿”,得不到全分。这里应该解释为“沾湿”,使它湿,带有被动、使动的意味。解释的时候,不要认为自己认识字,就轻易下结论,要在思考上下功夫。
      3.文章最后落在康肃公的身上,写它“笑而遣之”,打发他走。讨论一下,这个笑是什么笑?
        学生:苦笑。
        老师:苦笑中有无奈,有对卖油翁的肯定,但不好意思说,挥挥手,你走吧。这个结尾耐人寻味,值得探讨。
    品鉴:如果说,分析康肃公主要抓三句话,那么分析卖油翁则主要抓一系列动词。与上面的教学环节一样,陈老师仍然是贴着课文教语文,让学生静静读书,圈点勾画,细细品味,引导学生向文本深处钻探,努力让学生与文本相共鸣、相震荡,进而有所思悟。使文言文教学的“文学味”体现得更浓。对“湿”字解释的谆谆教诲,尤其发人深思。

    (四)齐读课文,续写结尾。
    1.朗读无标点文本:先读横排版,再读竖排版文本。
        老师:你们以后读古书的时候,会遇到这样的排版。
         品鉴:前有齐读、默读、范读和演读,至此,再安排无标点阅读。这不仅是朗读形式的变化,更是朗读要求的提高和对课文内容理解的深化。变换不同的方式读,能不断强化学生对文本的感知,增加其词汇、句式的储备,厚积薄发,进而促进其语言经验、语言知识向语言能力转化。

    2.康肃笑而遣之,他没有说话,你们替他写一句话,用文言写。
        (1) 学生

    汝去吧,吾甘拜下风。
             汝酌亦精,去!
                今日才知吾射雕虫小技也!
        老师:写得真好!但此时此刻他不会与卖油翁对话,他的身份、地位、年龄、技法决定了他不可与卖油翁对话,只能是笑着打发他卖油翁走。这是最妥当的结尾。

    品鉴:这一番看似无用的“续貂”工程,妙在前半段工作令学生综观了文意、把握了人物性格身份、尝试运用了文言表达,而最后的发现则使学生深深领悟到文章都植根于具体的社会文化背景之下,不可臆测不可生造的道理。孙绍振先生说:“与文本对话,深读文本,不仅要了解作者为什么这样写,还要去揣摩作者为什么不那样写,不选择那些内容写。”正是这些不为人留意之处,体现了陈老师的匠心之处。

    (2)如果结尾落在卖油翁身上,该怎么写?

    学生:翁笑便荷担而去。
        老师:翁笑而去之。还可以加进一个字:翁亦笑而去之。
        老师:这个结尾好不好?好,但是,很容易忘记一样东西——“担”,刚才是“释担而立”,所以,这个女生很细心,说“荷担而去”。
        老师板书“释”“荷”。
        老师:《愚公移山》里有“荷担者三夫”,这个“荷”还可以用在书信的结尾,深圳毗邻港澳台,这些地方写信的结尾至今还在使用“此致为荷”,类似于我们的“此致敬礼”。
        这个“荷”还可以用什么字来表示?
        学生:负。
        老师:负者行于途,歌者休于树。所以,或者用“负”,或者用“荷”,都可以。
        此文结尾没有落在卖油翁身上。文章写于宋代,表明什么用意?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大家都是平等的。这是我们学习本文的启发。

    品鉴:又一处匠心独运之设计!“结尾落在卖油翁身上,应该怎么写”这一问巧妙地引导学生在文章技法上深入思考。由原先的“释担”到后来补续的“荷担”,让学生体会写文章还要注意首尾照应。老师解释文章结尾没有落在卖油翁身上的原因,又是一次对学生的文化熏陶。

    三、尝试背诵课文。齐声背诵全文。
        谢谢同学们。

     

     

    总评:

    陈钟樑先生说过,语文课的最高境界是上成语文课。而所谓语文,就是要在文言、文章、文学和文化四个层面下功夫。当然,这四者不是一个简单的相加,而是自然的融合。文言文教学应该从语言入手,达到“四文”的统一。陈老师的《卖油翁》教学设计,就是在诠释这一理念,并堪为典范。

    一是在反复诵读中感受文言的魅力。

    文言文比现代文讲究韵律,带有明显的声韵美,读起来琅琅上口。学习文言文,诵读既是文义理解的重要方法,也是体验情感的重要途径。有些教师虽然比较重视读,但常常是为读而读,没有具体明确的目的,没有能使“读”有效地为理解服务,没有能在“读”中感受和表现文言文独有的语言魅力。因此,教师要教给学生诵读的方法,包括诵读的节奏、语气、语调、语速,以便更好地诵读作品,从而提高阅读水平。在《卖油翁》教学中,陈老师精心设计了几次诵读。具体表现在:

    (1)自由疏通读,读准字音、感知内容。学习新课文之前,先结合注释,把每句话读通,对不认识的字、不理解的词,通过查阅工具书并联系上下文进行掌握。这是学习文言文的必要奠基。

    (2)设问探索读,思考重点词句含义。在大致了解课文内容后,进一步思考重点词句的含义,或分出文章的段落层次,或分析人物的性格特征,或探索作者的写作目的,或带出布局谋篇的特点,带着问题去读,去探索文章深厚的文学底蕴。

    (3)示范表演读,体会人物情感。对描写康肃公的三句话的示范读和表演读,在引导学生读准语音、节奏和语调的基础上,提高诵读的层次和要求,读出三个句子的不同语气,从而真正让学生走进人物的内心。

    (4)巩固提高读,培养文言语感。语言符号是阅读的客体,作为阅读主体的读者,只有头脑中有丰富的意象积累,才能被作品的语词迅速唤醒,把作品中的词语组合成相应的准确鲜明的新意象。在学习了文本之后,陈老师又安排学生进行无标点阅读,是对学生文言语感培养。经过这一步的熟读巩固,使文本的故事以及人物形象在头脑中鲜活起来。

    最后让学生尝试集体背诵,要求读出感情,读出语言气势。

    这样,朗读贯串整个课堂教学过程的始终,并且每个朗读环节都要完成不同的任务和要求。学生在整个朗读过程中,思维始终在活动。通过对课文的反复诵读,体味文章运用语言文字的妙处,感受文言文的魅力,陶冶思想情操,提高审美能力,养成高雅的气质。

    二是在问题探究中欣赏文学的魅力。

    因“言”解文,以言带文,将字词与文章的内涵紧密结合起来,引导学生对一些有价值的问题进行思考和探究,是提高文言文教学效率的重要途径。在这个过程中,弄清句义和文义,解读文本,从文学的角度进行欣赏,是文言文教学很有效的一种方法。可以说,陈老师《卖油翁》的整个教学过程就是以言带文,以问题串联起来的。

    第一环节是学生自读疏通,主要字音、断句和人物等简单问题,教师尽量引导学生借助注释和工具书解决。

    第二环节是教师提出问题引导学生探究思考。这些问题好似显得零碎但符合学生阅读规律,主要着眼于句义、文义的理解:文章写康肃公本事大用什么词?写他的自大用什么词?卖油翁对康肃公的是何态度等。其中对“矜”“ 睨”“颔”意思的讲解,紧密联系语境,结合人物的情感、心理等进行分析,因言解文,引导学生体会文字背后文学味,同时,在讲解中适时拓展,让学生积累重点文言词语的其他义项,既有文言知识的积累,又有文言语感的培养,更有古代文化的积淀。

    这一环节中也有一些思维强度较大、探究性很强的问题:找出写康肃公的三句话,体会三个“射”的不同含义,读出人物的内心变化。如果为文章续写结尾,应该怎么写?这些问题的讨论,使全文关键词句的理解都得到了落实。在这个过程中,不仅极大地激发和调动了学生的学习兴趣,同时培养了学生良好的学习习惯和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学生认识水平、思维能力都得到了有效提高。可以想见,长期如此,学生阅读文言文的能力必然会有较大的提高。

    朱光潜说:“在文字上推敲,骨子里实在是在思想感情上的‘推敲’。”实践证明,因言解文,以意率文,以问题的思考和探究带动词句的理解,在文意理解中引领学生进入文学欣赏的境界,是初中文言文教学切实可行的方法。

    三是从文本语言特点中感悟文化的魅力。

    记得陈老师曾反复提到:“我们老师在上课之前,一定要做足够的文化准备。”文言文短小精悍,语言凝练,作品中不确定的“空白”处不少,足以给人留有丰富的想象空间,为学生扩写、改写、补写、续写提供了恰当的情境。这些丰富的想象空间恰恰会渗透一些文化的因子。

    请看《卖油翁》教学中一处精彩的设计:

    康肃笑而遣之,他没有说话,你们替他写一句话,用文言写。

    学生颇有妙语:“汝酌亦精,去!”“吾终日以为艺精,今日方知乃雕虫小技也!”教学至此,一般老师很可能认为大功告成,老师完全可以对学生的回答大加赞赏了。但陈老师并没有浅尝辄止,而是顺势引导学生讨论:这样的续写合适吗?然而一番讨论之后,大家发现,怎么补都不合适。所补之言固然于文意于情理是通顺的,但是却没有考虑到二人的年龄、功绩、地位和当时的社会风俗。二人是不可能有此对话的,最恰当的只能是如原文那样“笑而遣之”。

    王荣生说:“语文教师,要教学生看不到的地方。”正是这些不为人留意之处,使语文教师无法被替代。这样的点拨,是教师多年积蓄所得,超越了学生,又令学生深感信服,生发兴味。看似旁逸斜出,却含有丰富的意味——提醒学生关注文本的细微处,暗示学生将人物放在大的社会背景下去理解,告诉学生千万莫要犯“脸谱化”的毛病。文言文作为中华文明最主要的载体之一,本身就是具有丰厚的文化性的,我们如果不向学生展示这些内容,就失去了文言文教学的一个重要作用。

    需要强调的是,文言文教学中渗透文化的因子,是文言文阅读教学应有的目标定位,但这一目标的实现,绝不是建立在对文本的天马行空式的架空分析上得出的,而是让课堂扎根在文本的沃土中,贴着课文教语文,静下心来,把思想的铧犁深深插入文本的字里行间,对语言文字本身玩味涵泳,捕捉词句中传递的文化脉搏,琢磨人物事件,体察情感思绪,不须凭空点染,任意生发,最终实现与先贤交流、碰撞。而这一切,必然源自对文章的深度解读。文言、文章、文学、文化四个层面不是泾渭分明,而是水乳交融,浑然形成一个有机的生命体。

    陈钟樑老师曾反复强调,“语文老师要有文字功,要从文字里讲出味道来。”正是在这样一篇篇文章的学习过程中,学生才能获得由文字而文章,进而文学,乃至文化的训练与熏染,始终渗透着“四文”的魅力,从而真正还原语文的原汁原味。

  • 返回顶部】 【关闭】 【打印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文章
  • 登录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专业引领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 fhedu.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凤凰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网文[2011]0409-024号
网站地址:南京市湖南路1号B座808室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00219
Mail:admin@fhedu.cn 最佳分辨率1024X768 苏ICP备10051783号-1
电话:025-83657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