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忘记密码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凤凰教育网
关闭用户登录
  •  
  • 解读散文文本的两个方法
  • 第四届两岸三地语文教学圆桌论坛暨散文教学主题报告之三
  • 作者:陈剑晖 教授(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 来源: 时间:2012-5-18 22:17:13 阅读次 【
  • 一、从整体感知散文文本的语境、语调、语感

    1、语境:

    语境,是西方文论中的概念,它有种种界定。讲究上下文的关系,时空和时间的联系等等。这里我所讲的语境主要是作品的一种氛围,它形成于文本的形式的层面,一种话语的方式,一种独特的叙述、结构、文体风格等,这些是表层的。其次,语境又超越形式层面,它是文本的背后。文字形式背后各种意象、象征、隐喻,包括作家主题人格的诗性呈现。

    语境打通了创作主体、文本、接受者的三维空间,有利于读者感情作品的内涵。

    散文的语境包括以下内容:

    ①情景语境:散文感情和诗歌小说感情是有区别的。小说依附人物的丰富的内心世界,是多维的。诗歌则是一维结构,是浓烈的,依附于自然生活。散文与自然生活水乳交融,一个个情景来展开。

    ②心灵语境:散文产生于自由的心境,他与作家的心灵有着最密切的关系。

    ③文化语境:即文化涵咏。

    2、语调:

    语调是语言的灵魂。林语堂讲究“笔调”,梁秋实《论散文》十分讲究“文调”,说“文调就是那个人”,“有一个人便有一种散文”。“文调”就是味道,就是周作人说的“气味”。所谓味道就是一个人个性的表现。

    语调在散文解读中的地位相当微妙:每一位散文研究者都知道它具有非同一般的重要性,可是真正深入探所过这一问题的学者并不多。这一方面是因为语调本身的虚无缥缈,把握它不容易;另一方面也跟我们缺乏一种理论方法有关。如《秋夜》“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我与地坛》“那是一个礼拜日的上午,那是一个晴朗而令人心碎的上午。”均表现了作者独特的语调,但独特在何处,很少有人能够探讨。

    3、语感

    语感,从作家与读者两方面来说,它是比较直接迅速地感悟语言文字的能力,是语文水平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对语言文字分析、理解、体会、吸收全过程的高度浓缩。如果一个人的语感能力具备了相当的水平,在实际应用中表现为一接触语言文字就能产生全方位的丰富的直感:在阅读时,不仅能快速敏锐地抓住语言文字所表达的真实信息,感知语义,体味感情,领会意境,而且能捕捉到言外之意、弦外之音。而语感能力差的,接触语言文字时,在运用惯常的分析理解手段之前,仅能领略其所承载内涵的一鳞半爪,甚或曲解。

    4、具体分析《我与地坛》第一部分独特的语境、语调和语感(略)

    (《我与地坛》的第一部分自然朴实,表现了对生命的自况与思考。“缘分”一词在这部作品中反复出现,在第一部分中作者又反复提到了上帝,体现出深深的宿命感,表现了他用自然从容的心态看待人类的生命。宿命感是一种深奥的思想意境,宿命缘于他在生活中遭遇的打击,由于残疾,他对自己的命运进行了长年的思考,他明白了宿命无法改变,却又能识破其机心。)

    ①我在好几篇小说中都提到过一座废弃的古园,实际就是地坛。许多年前旅游业还没有开展,园子荒芜冷落得如同一片野地,很少被人记起。

    ②地坛离我家很近。或者说我家离地坛很近。总之,只好认为这是缘分。地坛在我出生前四百多年就坐落在那儿了,而自从我的祖母年轻时带着我父亲来到北京,就一直住在离它不远的地方——五十多年间搬过几次家,可搬来搬去总是在它周围,而且是越搬离它越近了。我常觉得这中间有着宿命的味道:仿佛这古园就是为了等我,而历尽沧桑在那儿等待了四百多年。

    (学习本文,应重点分析③⑤⑦节的三处写景:对象不同、意蕴不同、修辞不同。)

    ③它等待我出生,然后又等待我活到最狂妄的年龄上忽地残废了双腿。四百多年里,它剥蚀了古殿檐头浮夸的琉璃,淡褪了门壁上炫耀的朱红,坍圮了一段段高墙又散落了玉砌雕栏,祭坛四周的老柏树愈见苍幽,到处的野草荒藤也都茂盛得自在坦荡。(从全貌上来写地坛,高大古老的建筑物,体现地坛的沧桑感。在修辞上使用一系列倒装句,独特的语感,写出他的生命的坦荡自在)这时候想必我是该来了。十五年前的一个下午,我摇着轮椅进入园中,它为一个失魂落魄的人把一切都准备好了。那时,太阳循着亘古不变的路途正越来越大,也越红。在满园弥漫的沉静光芒中,一个人更容易看到时间,并看见自己的身影。(在太阳下生命显得更加灿烂,更能沉静地看到自己的来路。从此可以联系“我是谁?”“我从哪里来?”“上哪里去?”等西方哲学的核心命题。这也奠定了文章的一个基调,自然朴素,但在平静下涌动着生命的热流。)

    ④自从那个下午我无意中进了这园子,就再没长久地离开过它。我一下子就理解了它的意图。正如我在一篇小说中所说的:“在人口密聚的城市里,有这样一个宁静的去处,像是上帝的苦心安排。”(“去处”说明地坛既是客观所在,又是精神栖息之地,这里离上帝最近,是与之对话的最好之处)

    ⑤两条腿残废后的最初几年,我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去路,忽然间几乎什么都找不到了,我就摇了轮椅总是到它那儿去,仅为着那儿是可以逃避一个世界的另一个世界。我在那篇小说中写道:“没处可去我便一天到晚耗在这园子里。跟上班下班一样,别人去上班我就摇了轮椅到这儿来。园子无人看管,上下班时间有些抄近路的人们从园中穿过,园子里活跃一阵,过后便沉寂下来。”“园墙在金晃晃的空气中斜切下一溜荫凉,我把轮椅开进去,把椅背放倒,坐着或是躺着,看书或者想事,撅一杈树枝左右拍打,驱赶那些和我一样不明白为什么要来这世上的小昆虫。”“蜂儿如一朵小雾稳稳地停在半空;蚂蚁摇头晃脑捋着触须,猛然间想透了什么,转身疾行而去;瓢虫爬得不耐烦了,累了祈祷一回便支开翅膀,忽悠一下升空了;树干上留着一只蝉蜕,寂寞如一间空屋;露水在草叶上滚动,聚集,压弯了草叶轰然坠地摔开万道金光。”“满园子都是草木竞相生长弄出的响动,窸窸窣窣片刻不息。”这都是真实的记录,园子荒芜但并不衰败。(原先去地坛仅仅为了逃避,而文中一大段写景,写小昆虫,生动有趣,表现了作者善于观察事物并描写事物。“荒芜但并不衰败”,表现了景物的特征,用独特的语境与语调,赞美了生机勃勃的大自然,也表现了作者并不想让生命衰败下去。)

    ⑥除去几座殿堂我无法进去,除去那座祭坛我不能上去而只能从各个角度张望它,地坛的每一棵树下我都去过,差不多它的每一米草地上都有过我的车轮印。无论是什么季节,什么天气,什么时间,我都在这园子里呆过。有时候呆一会儿就回家,有时候就呆到满地上都亮起月光。记不清都是在它的哪些角落里了,我一连几小时专心致志地想关于死的事,也以同样的耐心和方式想过我为什么要出生。这样想了好几年,最后事情终于弄明白了: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这样想过之后我安心多了,眼前的一切不再那么可怕。比如你起早熬夜准备考试的时候,忽然想起有一个长长的假期在前面等待你,你会不会觉得轻松一点?并且庆幸并且感激这样的安排?(从本节开始他思考了死与活的问题。)

    ⑦剩下的就是怎样活的问题了,这却不是在某一个瞬间就能完全想透的、不是一次性能够解决的事,怕是活多久就要想它多久了,就像是伴你终生的魔鬼或恋人。所以,十五年了,我还是总得到那古园里去,去它的老树下或荒草边或颓墙旁,去默坐,去呆想,去推开耳边的嘈杂理一理纷乱的思绪,去窥看自己的心魂(“心魂”是史铁生后期创作的“密码”,打通其审美意蕴的通道。“心魂”是他主观精神的存在物,达到了“物我两忘”的境界,包涵了他的巨大梦想,创造力,也是人类摆脱困境的创造。)十五年中,这古园的形体被不能理解它的人肆意雕琢,幸好有些东西是任谁也不能改变它的。譬如祭坛石门中的落日,寂静的光辉平铺的一刻,地上的每一个坎坷都被映照得灿烂;譬如在园中最为落寞的时间,一群雨燕便出来高歌,把天地都叫喊得苍凉;譬如冬天雪地上孩子的脚印,总让人猜想他们是谁,曾在哪儿做过些什么、然后又都到哪儿去了;譬如那些苍黑的古柏,你忧郁的时候它们镇静地站在那儿,你欣喜的时候它们依然镇静地站在那儿,它们没日没夜地站在那儿,从你没有出生一直站到这个世界上又没了你的时候;譬如暴雨骤临园中,激起一阵阵灼烈而清纯的草木和泥土的气味,让人想起无数个夏天的事件;譬如秋风忽至,再有一场早霜,落叶或飘摇歌舞或坦然安卧,满园中播散着熨帖而微苦的味道。(一系列“譬如”,一气呵成,赞美大自然的永恒,从更高的层次来把握生命的内涵。)味道是最说不清楚的,味道不能写只能闻,要你身临其境去闻才能明了。味道甚至是难于记忆的,只有你又闻到它你才能记起它的全部情感和意蕴。所以我常常要到那园子里去。(“味道”,可以理解为大自然的味道、生命的味道、精神的味道、艺术的味道,有味道才有个性、有价值)

    (学习本文,应从整体感知的角度来把握第一部分,以写景的比较为主,抓住一些关键词,重点探究其在各自语境中所达到的效果)

    二、散文文本的比较解读

    1、比较法

    比较是文学研究的一种常用方法。有平行比较、影响比较、横向和纵向比较等等。这里主要比较同类作品中的异中求同和同中求异。

    有比较才有鉴别。通过比较,更容易看出文本的有点和缺点。比如讲解郁达夫《故都的秋》,可将李广田的《秋天》、林语堂的《秋天的况味》放在一起比较。分析《我与地坛》写母亲部分,可比较冰心、老舍、胡适笔下的母爱,让学生体会到母爱是个性各异,多种多样的。

    2、具体分析朱自清《背影》、龙应台《目送》、林非《离别》,在比较中感受三篇文章的优劣。

    朱自清的《背影》是公认的经典名文,而龙应台的《目送》的感染力何在?《离别》也被一些人称为新时期的背影,这篇文章是否能获得如此高的评价吗?

    龙应台在《目送》中表现了母爱的细腻,她用目光捕捉住孩子的背影消失在门里。此时的孩子十六岁,已经与她有了代沟,有了叛逆心理,她只能“用眼睛跟着他的背影一寸一寸往前挪”。而在他上大学时,与母亲有了距离,有了抗拒,她已经无法进入他的内心世界。此后自然过渡到父亲的背影,父亲的话,平实却深刻,非常到位地表达生活的常态。这也正是本文的感人之处。

    而《离别》一文仅仅描写送孩子走后的思绪,内容较为平常。

    (一)异中有同

    ①表现人类共有的情感体验和价值取向,触及到了人心中那个最柔软的神经。

    ②题材相近,感情真实。

    ③三篇都写到了“背影”

    (二)同中有异

    ①从题目看,“目送”“离别”是动词,“背影”是名词。对这一题目,我们可以有不同层次的解读。

    第一层次:目送生命的渐行渐远,5次“目送”(一老一少,“我”只是生命的接力或中转,跨三代人的目送)。生命就是一场目送。

    第二层次:目送时间的流逝。

    第三层次:目送人生的无奈和历史的苍茫陌生化,有动态感、视野的融合。

    ②从对“背影”的描写来看:

    《背影》写一次“背影”,用长镜头聚焦的方式来写,以白描手法,焦中浓缩了情感。

    《目送》写了八次“背影”,以散点透视的方式来写,富于层次感,有油画般效果。(小学、机场告别、父亲相送、医院推轮椅、火葬场目送,组成了一幅幅静美的生命剪影。)

    《离别》写了二次“背影”,较抽象笼统。

    ③从感情表达看:

    《目送》感情内敛、平和、沉静。浅中有深,静中有动,忧伤独立中透出坚毅淡定,静中有动,忧伤孤独中透出坚毅淡定。有一种美丽的忧伤。

    《背影》朴实无华,化丑为美,在没有诗意中挖掘出诗意,在平常的日常生活中寄寓了真挚深厚的感情。

    《离别》的感情表达相对来说较为外露,多少有点滥情。

    ④从哲理意蕴看

    《目送》的哲理意蕴较浓厚。究其原因,有以下几方面:

    其一,展示了矛盾的多层性。文本中既有亲情、母爱,更有无奈、伤感,所以,结尾得出结论:“不必追”。对生命的体验细微而精到。“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华枝春满,淡中有味,悲欣交集,体现了豁达透彻的人生观。这是作品的特定语境。

    《背影》的感情也是复杂的。其间有父子深情,也有两代人的冲突,表现了年轻一代内心深处的焦灼感和摆脱父辈束缚的渴望。

    其二,《目送》在内容上虚实相间,叙述上采用了“话语时间”层面的叙述,即对故事事件进行了重新安排,又调整了时间发展的自然时序,其中有许多省略与概括,留下了许多可供想象的空间。

    《背影》《离别》较为写实。叙述上采用了“故事时间”即按时间顺序,事件先后进行叙述。

    ⑤从文字看:

    《目送》语言优美,字字带韵,笔笔含情。《背影》自然朴素,淡而有味;《离别》较为华丽直白,意蕴较浅。

    结论:《目送》是新世纪的《背影》,与《背影》各有优长,难分高下;而《离别》只是一篇中等水平之作,称不上经典。

    附录:

    目送  龙应台

    华安上小学第一天,我和他手牵着手,穿过好几条街,到维多利亚小学。九月初,家家户户院子里的苹果和梨树都缀满了拳头大小的果子,枝丫因为负重而沉沉下垂,越出了树篱,钩到过路行人的头发。

    很多很多的孩子,在操场上等候上课的第一声铃响。小小的手,圈在爸爸的、妈妈的手心里,怯怯的眼神,打量着周遭。他们是幼儿园的毕业生,但是他们还不知道一个定律:一件事情的毕业,永远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启。

    铃声一响,顿时人影错杂,奔往不同方向,但是在那么多穿梭纷乱的人群里,我无比清楚地看着自己孩子的背影——就好像在一百个婴儿同时哭声大作时,你仍旧能够准确听出自己那一个的位置。华安背着一个五颜六色的书包往前走,但是他不断地回头;好像穿越一条无边无际的时空长河,他的视线和我凝望的眼光隔空交会。

    我看着他瘦小的背影消失在门里。

    十六岁,他到美国做交换生一年。我送他到机场。告别时,照例拥抱,我的头只能贴到他的胸口,好像抱住了长颈鹿的脚。他很明显地在勉强忍受母亲的深情。

    他在长长的行列里,等候护照检验;我就站在外面,用眼睛跟着他的背影一寸一寸往前挪。终于轮到他,在海关窗口停留片刻,然后拿回护照,闪入一扇门,倏忽不见。

    我一直在等候,等候他消失前的回头一瞥。但是他没有,一次都没有。   现在他二十一岁,上的大学,正好是我教课的大学。但即使是同路,他也不愿搭我的车。即使同车,他戴上耳机——只有一个人能听的音乐,是一扇紧闭的门。有时他在对街等候公交车,我从高楼的窗口往下看: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眼睛望向灰色的海;我只能想象,他的内在世界和我的一样波涛深邃,但是,我进不去。一会儿公交车来了,挡住了他的身影。车子开走,一条空荡荡的街,只立着一只邮筒。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我慢慢地、慢慢地意识到,我的落寞,仿佛和另一个背影有关。

    博士学位读完之后,我回台湾教书。到大学报到第一天,父亲用他那辆运送饲料的廉价小货车长途送我。到了我才发觉,他没开到大学正门口,而是停在侧门的窄巷边。卸下行李之后,他爬回车内,准备回去,明明启动了引擎,却又摇下车窗,头伸出来说:“女儿,爸爸觉得很对不起你,这种车子实在不是送大学教授的车子。”

    我看着他的小货车小心地倒车,然后“噗噗”驶出巷口,留下一团黑烟。直到车子转弯看不见了,我还站在那里,一口皮箱旁。

    每个礼拜到医院去看他,是十几年后的时光了。推着他的轮椅散步,他的头低垂到胸口。有一次,发现排泄物淋满了他的裤腿,我蹲下来用自己的手帕帮他擦拭,裙子也沾上了粪便,但是我必须就这样赶回台北上班。护士接过他的轮椅,我拎起皮包,看着轮椅的背影,在自动玻璃门前稍停,然后没入门后。  我总是在暮色沉沉中奔向机场。

    火葬场的炉门前,棺木是一只巨大而沉重的抽屉,缓缓往前滑行。没有想到可以站得那么近,距离炉门也不过五米。雨丝被风吹斜,飘进长廊内。我掠开雨湿了前额的头发,深深、深深地凝望,希望记得这最后一次的目送。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离别  林非

    一个高昂和挺拔的背影,一个被抚摸着长得这么大的背影,终于消失在匆匆奔走的人群中间,消失在候机大厅的尽头。真可惜自己的眼睛无法跟着他拐弯,要不然的话,就能够瞧着他登上飞机了;更遗憾的是自己这双眼睛,无法看见地球的那一边,要不然的话,就能够瞧着他在芝加哥走下飞机了。

    当我正忧郁地陷入沉思时,肖风轻轻拉着我手腕,我们们的眼睛默默对视着,我怕她会哭起来,她却在凄婉的神情中,勉强地露出了突容:像是自言自语地摇着头,“为什么不再回头瞧我们一眼?”

    不算太大的候机厅,跨过去几十步路,就迈到了那一端,其实他已经有多少次回过头来。除非不远行,永远厮守在我们身边,否则总会有今日的离别,我们度过了多么闭塞和单调的青年时代, 当儿子在吮吸着肖风的乳汁时,我们甚至甚至连做梦都不敢想象,这逗人喜爱的,能有远渡重洋去负笈留学的机会。

    肖风说过多少回,我们早已失掉这样走向世界的机会,应该让儿子去外面闯荡一番,认识整个的人类,是如何打发自己日子的。大概是因为志向高的缘故,才出乎我的意料,止住了应该会流出的眼泪。

    我们身旁有个也在送行的母亲,瞧着她儿子匆匆离去的背影,呜呜地哭了起来,我的心变得沉甸甸的,猜测着自己的儿子,此时已经坐在飞机上了吗?我突然回想起几十年前,自己比儿子还要年轻得多,最心疼我的母亲,希望我赶快离开令人忧伤的家乡,去上海的中学念书,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当我跟她告别上路时,她眼睛里也闪烁像肖风这样痛楚的光芒,强打着精神嘱咐我,“用功念书,别想念家里。”我当时丝毫也没有觉察,她这颗疼爱我的心,已经沉甸甸地坠落下去,只有在今天我才懂得了,“因为我这颗沉甸甸的心,刚在往下坠落啊!可是我已经无法向她倾诉了,只有默默地祝愿她,在泉壤底下静静地安息。

    肖风怎么会变得如此坚强,竟还劝这位哭泣的母亲说,“儿子去留学,多好的事。干嘛要哭呢?”

    我觉得自己的眼眶里,正在涌着泪水,绝对不敢开口说话,怕这轻轻的震颤,泪水会掉下来,我默默地拉着肖风,悄悄地走开了。

    回家的路上,望着一棵棵碧绿的大树。在车窗外慌张地往后退去,像是很忙乱地跟我们挥手告别。我们轻轻地说话,回想儿子刚学会走路的那一阵,左手紧紧地拉住我,右手紧紧地拉住肖风,也在绿茵茵的草地上迈步,也望着高耸的大树,望着天空里漂浮的白云,那一双乌黑的眼睛,闪烁着神往而又奇异的光芒,还老在咯咯地芙,我们一起瞧着他又大又亮的眼睛,想问他为什么笑,他当然还不会回答这样深奥的问题。

    一个混混沌沌的儿童,怎么在瞬时间就变成聪明和潇洒的大学生了?怪不得我的头发全都花白了。儿子有一回去天津讲课,询问我拍拉图和西塞罗的掌故,虽然都读过一点儿,却还是回答得不好,而且他的许多兴趣和爱好,也已经跟我们迥然不同了,譬如说他就否定了我们 10 多年前教他如何欣赏音乐的见解,认为这不是为了陶醉在迷人的旋律中,而是要宣泄人世间的烦恼和痛苦。肖风曾背着儿子悄悄地跟我说,“大人这么爱他,他有什么痛苦?”

    “每一代人总会有自己的痛苦。”我迷茫地摇着头,顿时觉得儿子已经长大,已经走出了父母悉心给他营造的小天地。

    在深夜里,三个人海阔天空地闲谈,是全家最欢乐的时辰。肖风提起了儿子的婚姻大事,这已经在她心里翻滚了许久。

    想不到平时总乐呵呵的儿子,竟带着点儿伤感,带着点儿嘲讽的口气说,“你们两位教授的工资,加起来都不及一个卖莱的小贩挣得多,能有漂亮的女孩儿,看得上生在这种家庭里的儿子?”

    肖风忿忿他说,“人总得看本身的价值!”

    “妈,收起你高雅的理想主义吧,它已经过时了。”儿子轻轻拍着肖风的肩膀,阻止她再往下说,装得很深沉的样子笑了。

    好胜的肖风,却不愿跟儿子辩论,隔了一阵才悄悄地跟我说,“克林顿够了不起吧,可是在他母亲的眼里,永远是个小孩儿。”

    就是在那天夜上,儿子说要去考“托福”、和“GRE”。很快考完了,还考得真好,而且得到了芝加哥一所大学的奖学金。这时候我才清醒地意识到,儿子快要离开我们了。不是吗?他正坐在那一架远航的飞机上。

    回家的路上,我们回忆着儿子的多少往事,刚开了个头,就到达了家中,推开门。觉得阴凄凄,冷飕飕的,尽管外面正是晴朗和灼热的盛夏天气,往日的欢乐都到那儿去了?哦,在那一架刚离开地面的飞机上。我顿时又想起母亲送自己远行前的话:“大丈大志在四方!”是啊,总得这样一代代地活下去,总得让年长的一代,去咀嚼人世间这苦涩的滋味。

    肖凤走进儿子的小屋里,轻轻抚摸看他写字的桌子,抚摸着他今天早晨还睡过的被褥,眼泪终于掉了下来,从今以后她会天天关心着芝加哥这陌生的城市,思念着儿子正在那儿干什么?她会永远悬着一颗心,祝福着那像谜一样遥远的地方。

    一个高昂和挺拔的背影,一个被抚摸着长得这么大的背影,终于消失在匆匆奔走的人群中间,消失在候机大厅的尽头。真可惜自己的眼睛无法跟着他拐弯,要不然的话,就能够瞧着他登上飞机了;更遗憾的是自己这双眼睛,无法看见地球的那一边,要不然的话,就能够瞧着他在芝加哥走下飞机了。

      当我正忧郁地陷入沉思时,肖风轻轻拉着我手腕,我们们的眼睛默默对视着,我怕她会哭起来,她却在凄婉的神情中,勉强地露出了突容:像是自言自语地摇着头,“为什么不再回头瞧我们一眼?”

  • 返回顶部】 【关闭】 【打印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文章
  • 登录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专业引领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 fhedu.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凤凰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网文[2011]0409-024号
网站地址:南京市湖南路1号B座808室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00219
Mail:admin@fhedu.cn 最佳分辨率1024X768 苏ICP备10051783号-1
电话:025-83657840